女招商办主任最新未删节免费章节在线阅读下载
印尼小说网
印尼小说网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网游小说 耽美小说 乡村小说 历史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排行榜 灵异小说 短篇文学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校园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重生小说
免费的小说 朝云暮雨 共享娇凄 父债子偿 隔岸芳烬 脸红岳母 青涩畸恋 一时云起 偷香情缘 乡村美眷 册母为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印尼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招商办主任  作者:刘胜财 书号:44217  时间:2017/11/22  字数:20714 
上一章   ‮章五十第‬    下一章 ( → )
  一天后,徐总和陈逸飞在南江的考察结束了,是否到南江投资,直到临别时俩人都没有表态。江琴琴觉得有些遗憾,李副市长看出了江琴琴的心思,说不要灰心,招商引资的这种事情急不来的,引进一个项目,少则考察两三次,多则考察上十几二十次,很少有客商考察一次就能拍板投资的,要江琴琴鼓足干劲,徐总和陈总这边紧抓不放,同时又要开动脑筋,发动关系,多寻找客商,寻找机会。

  江琴琴自信地跟李副市长表态,说您放心吧,徐总和陈总二人之间,总有一个人会到南江来投资的。她‮试考‬没考过"0",招商引资也不会是"0"。

  李副市长很高兴,说年轻人干事业,自信很重要,江琴琴能有这份自信做工作,他也就放心了。

  送走徐总和陈逸飞,江琴琴回到办公室,陈莉他们都围过来,问江琴琴项目的事谈得怎么样,徐总和陈总会不会到南江投资?什么时候来?江琴琴说投不投资还没定呢,现在只有等他们的回话了。

  "陈莉,你们也真是的,一个投资逾5000万的项目,少说也得考察上四五次才会拍板,徐总和陈总才来一次南江,此行的目的,只是对南江有个初步的了解而已,像这样的考察,他们会去很多县市,逐一进行比较。所以,他们来南江,我们没必要抱太多期待。对一个地方初次印象好,下次再去进行第二次考察,然后筛掉一批,再考察,再筛选,如此一个个淘汰,最后一个留下的,就是他们的投资地。"危高强说道。

  江琴琴明白危高强这话是说给她听的,要她不要引来两个客商考察就沾沾自喜,忘乎所以。她没有跟危高强计较,为这样的小事去和一个副手闹得不,实在没有必要。

  江琴琴看了一会儿文件,环保局局张怀德找上门来了,说找她有事商谈。上次KTV时跟张怀德喝过酒,两人算是第二次见面。

  "张局长,有事您说吧?"

  张怀德看看危高强,又看看办公室的其他人员,言又止,江琴琴明白了,张怀德想单独跟她说,就把张怀德带到一墙之隔的小接待室,给张怀德倒了杯开水,说:"张局长有事找我,给我打个电话就可以了,没必要亲自来嘛。"

  张怀德说本来早就想来的,只是见她最近几天天一直陪着徐总和陈总考察,就不便打扰。今天得知徐总他们走了,这才找上门来。

  一个环保局局长找她有什么事情,江琴琴想不出。

  "江主任,益达公司的事你听说了吧?"

  江琴琴说这事她知道,但不是很清楚。

  "益达的事情很麻烦,为了益达恢复生产的事我腿都跑断了,可省里还是不同意。你也知道,市里追得比较紧,要不我们抓紧时间协调好关系,可这事哪有这么容易啊,每次去省里不是挨骂就是吃闭门羹。"

  江琴琴糊涂了,益达公司又不是她引进的项目,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张怀德跟她说这么多干什么呢?

  "现在市里的意思是,益达的整改的事,由你们招商办去协调解决,我们环保局负责配合协助。"

  江琴琴更糊涂了,市里怎么把她也扯进益达公司这件事里来了。江琴琴虽不是很了解益达被停产的具体情况,但她也听到了一点,知道益达公司是没有经过严格环评审批就直接开工生产的企业,属于违法违规项目,是全省重点整改的企业之一。江琴琴也知道,市里一直不想让这个企业停下来,怕影响南江在客商心目中的形象,从而影响客商在南江投资的积极。为这样的一个企业跑腿说情,实在是有些滑稽,毕竟,在很多场合,各级领导口中总是高唱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但在实际中,金山银山的份量往往比绿水青山更重。

  "张局长,这个项目好像跟我招商办没什么关系吧?据我所知,这是一个市领导直接牵线引进来的项目,跟招商办没有任何关系,怎么现在益达出了事情,反而要我们去处理呢,这不合适吧?"江琴琴知道是副市长林国立引进项目,但觉得还是不说为好,大家心照不宣就可以了。

  "江主任,这也不是我的意思,这是市领导的意思,益达公司虽不是由市招商办直接引进的,但归结底,它终究是南江市的招商引资企业,由你们招商办来负责协调处理益达被停产整顿的事也是职责所在,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江主任,你刚刚上任,如果你能把这件事情处理好,你在领导心目中的地位将会得到大大的提升啊。你大概也知道,现在很多人对你坐招商办主任这个位子不服,都眼睁睁地看着你能不能做出点成绩来呢。虽说徐总和陈总来南江考察了,可投不投资,仍是未知数,即便他们决定投资,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可以签合同的。益达关停的事,全南江市的干部都知道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谁能解决这个难题,就说明谁有能力,现在领导让你来帮我们解决这事,说明市领导还是很看重你的。"

  既然是市里的意思,江琴琴知道自己无法推,不过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事先没人跟她说一下呢。

  "张局长,这事李副市长知道吗?"

  "应该知道吧,林市长说会跟他打招呼的。"

  江琴琴明白了,让她来处理益达公司关停整顿的事,是益达公司牵线人林副市长的意思。这样看来,这事由不得她选择了,原本她还想让李副市长帮她推掉,可林副市长次序排在李副市长前面,即便李副市长想反对估计也不会说什么。

  如预料的一样,张怀德没走多久,李副市长就给江琴琴打来电话,说根据市里的意思,由她协助环保局解决好益达公司的事情,要江琴琴不要有什么想法,益达公司的问题虽然麻烦,但坏事往往也能变成好事,把益达的事情处理好了,二一来可以增加她在市主要领导和其他干部心中的分值,来可以提升南江在客商心目中的形象,对南江市的招商引资工作极为有利。

  李副市长说的这些所谓"好处"江琴琴都明白,可要得到这样的"好处"并不是易事,这就好比一个烫手的"山芋",好吃,但谁也下不了口。省里不能得罪,市里不能得罪,益达公司不能得罪,老百姓呢,也不能得罪。

  江琴琴犯愁了。

  危高强下班后去环保局接林,接了林一起去了凌峰那里,拿了药就回家了。路上林告诉危高强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益达公司的破事把江琴琴也扯进去了。危高强就觉得这事肯定是林从中做了手脚,一问林,还真是这么回事。林告诉危高强,她曾有一次听张怀德和几个局领导在谈论江琴琴,说江琴琴不仅有魅力还有能力。林就开玩笑地跟他们说,既然江琴琴有能力,何不让她来处理益达公司的事情。当时大家都觉得这是句玩笑话,没有去深思,只有张怀德一连几天在琢磨林的这句话,觉得让江琴琴来处理这事也是说得通的,就去找了林国立,没想到林国立还真同意了,说这事他会去请示领导。今天张怀德告诉林这些事时,对林是夸赞不已,说多亏她提醒,总算把益达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别人了。

  林当时就想把这天大的好消息告诉危高强,可临时来了几个客人,一忙就给忘了。

  "林,这可真是亏了你那句玩笑话,把这难题给了江琴琴,这下有她受的了。"危高强很高兴,踩自行车也就有了力气,去医院拿了药,可到家的时间比平时还早十多分钟。回到家哼着小曲帮林把饭做了,吃过饭,和林散步去了。

  危高强和林纯粹是散步,不打算买东西,所以也就专走人行道不逛商场,一路上遇到不少人,不过都未久聊,只是打个招呼就过去了。

  走到府前路的一个十字路口时,刚要过马路,一辆小车"吱"的一声来了个急刹车,停在他前面。车灯太亮,危高强看不清车牌号,正发火,车门开来,下来一个中年男子,一看竟然是张志成。

  "志成,你搞什么,想谋杀啊?"危高强说道。

  "哪里,农业局的几个人约我去喝茶,我经过这里,看到你就停车了。一起去吧。"

  危高强看看林,征求她的意见。

  林问张志成都有些谁,张志成就说有农业局王副局长,李主任。

  这些人危高强和林都认识,经常碰面,算是人了。林说那就去吧,正好她腿走酸了,口也渴了,到茶楼吹吹空调喝喝茶歇一下。

  二人就上了张志成的车,去了茶楼。

  益达的事,让江琴琴一筹莫展,下班后找到孙秘书,孙秘书听后说这事他也没什么好办法,谁都知道这事处理不好要得罪林副市长,他叮嘱江琴琴在处理益达的事时要谨慎,把方方面面的关系都顾及到,理顺好,如果处理不当,个别别有用心的人便会趁机大做文章,给市委市政府施加压力,迫其下台。

  孙秘书一说,江琴琴更犯愁了。看来,这事谁也指望不上,只有靠自己了。从政府大楼出来,江琴琴没有回家,直接去了城北区芳溪镇。

  芳溪镇位于城北区最边缘,也是南江市城区规划图的最边缘,是一个有着三万多人口的小镇,多为城镇居民。益达公司就建在这里。江琴琴走到益达公司,发现益达公司的大门已锁,无法进入公司内部了解情况。江琴琴便找来一些居民询问,得知益达公司被省里下令停产整改后就大门紧闭,很少有人出入,连公司的老板杨光光也很来这里。同时,江琴琴了解到这么一个情况,当初市里没有把益达公司放到工业园,就是考虑到一个污染问题,权衡再三,就把益达公司放到了最靠近效区的芳溪镇。

  益达公司的污染到底有多严重?江琴琴找来一个老人,那个老人把江琴琴带到一座桥上,指着下面的河说:"姑娘,你看,这条河是贯穿全镇的一条河,我们镇的居民洗衣、做饭用的水都取自这里。在益达公司落户这里之前,这条河的水是清沏见底的,时常有鱼儿会窜出水面。别说附近的居民,就是市中心的一些居民都喜欢上这儿来钓鱼。可自从益达公司开工生产之后,把污水全往河里排放,这河里的水就变了,先是红色,后来是黑色,河里的鱼也全死光了。"老人说话时显得非常地痛心,"当初我们就不同意把益达公司建在这里的,镇里也不同意,可市里跟我们说益达公司会搞好污水处理,不会造成严重的污染,更不会影响当地百姓的正常生活,可实际上呢?市里的承诺只是一句应付百姓的空话,我们都被愚弄了。"

  江琴琴注意到,益达公司停产已经一个多月了,可河里的水仍然是浑浊不清的,还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臭味。

  离开芳溪镇的时候,江琴琴的心情变得非常的沉重和复杂。益达这样污染严重的企业,如果不整改,对芳溪百姓的影响无疑是灾难的,但是,益达的情况有些特殊,牵涉到林副市长的面子,在处理益达的问题时,该从何处下手呢。一路上,江琴琴都在想这个问题。回到南江后回家匆匆吃了点饭,江琴琴就给危高强打了个电话,说有事跟他商量。这个时候危高强跟张志成、李主任他们正在打牌,知道江琴琴打电话肯定是想跟他商量一下益达公司的事,就撒了谎,说他现在和老婆在外面办点事,晚些时候再跟她联系。

  林问危高强是谁的电话,危高强说了。林就说我看你还是去一下,这样回避不好,如果被江琴琴知道了以后在一起共事会很麻烦。危高强觉得林说得有道理,自己不能动不动就由着子来,那样既幼稚又无知。

  这个时候危高强的手气正好,连抓几把好牌,说我再玩几盘吧,就又玩了十几盘。刚抓好了一把牌,江琴琴又打电话来了,问他事办好没有。危高强把抓好的一把牌给了林,小声说你替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出了茶楼,危高强跟江琴琴说他的事办完了,现在三缘茶楼门口,问江琴琴到哪见面,他好打车。江琴琴说不用打车了,她就在附近,马上过来接他。几分钟后,江琴琴开车过来了。

  江琴琴熄了火,走下车来。

  "江主任,找我什么事?"

  "关于益达的事。危主任,要不我们到里面谈吧。"江琴琴指指三缘茶楼说道,"外面太热了。"

  "好。"

  进了茶楼,江琴琴指了指大厅的散座,说:"危主任,我们就坐外面吧,对了,危主任,你不是说跟你老婆在外面办事么,怎么没看到林主任?"

  危高强说老婆办完事就回去了,担心林出来被江琴琴看到,说要不我们找个小包厢吧,外面人太多了。江琴琴往靠窗的座位瞄了瞄,说:"那边还有一张台没人坐,靠近角落,也不会有人打扰,我们就坐那吧。"

  坐下后,江琴琴跟危高强说了市里要她负责处理益达公司被勒令停产的事,找他主要是想征询一下意见,看怎么样才能把这件事情处理得圆满一点。

  危高强装作刚刚知道这件事的样子,说真没想到,市里把这么重的一个担子给了一个上任不到一个月的招商办主任,可见市里对她是非常器重的,令人羡。谈到如何处理益达公司这件事时,危高强说像益达这样本就不该引进的项目,只有说服市领导,强行要求益达整改至达标为止,拒不整改就强行关闭。江琴琴心里明白,像危高强这样说的强硬措施,是不适合用来处理益达公司这件事的。既然在危高强这讨不到良策,那就问问益达公司的一些情况吧。对益达的事,危高强也不隐瞒,把知道的情况都一五一十地跟江琴琴说了。他不隐瞒,是觉得益达的事情太复杂,即便江琴琴把情况都了解透了也没办法处理,何不把知道的都跟她说了做个顺水人情呢。

  "听危主任这么一说,感觉益达的事更复杂了。危主任,官场中的事,您比我懂,很多时候您要多教教我。"

  危高强正要答话,手机响了,掏开一看是林的,慌忙挂掉。跟江琴琴说自己虽身在官场时间长,但悟性低,很多东西都没有琢磨透,学到手的就更是少得可怜了。说话时,一边给林回了条短信,说我就在茶楼大厅,你可千万别出来,我跟她说你已经回去了,你一出来可就马脚了。

  世上的事情就偏偏有这么巧,林刚收到危高强发来的短信,张怀德的电话就打进来了,说有个文件要交给她,很急,问她在哪里。

  张怀德的办事风格林非常清楚,没有很要紧的事,他是不会在8小时之外找她的,也就不敢撒谎,说自己在三缘茶楼喝茶。张怀德说你到门口等我吧,我马上过来。林打完那一盘,估摸张怀德快到了,就跟王副局长他们打声招呼出来了。

  从包厢出来下楼时,林很快地扫了下整下大厅,找到了危高强和江琴琴所坐的位置,江琴琴只顾跟危高强说话,没有注意到她,这正合林的意。林准备不跟江琴琴打招呼,到门口拿了文件再偷偷地潜回包厢,这样危高强的谎言也就不会马脚了。正高兴着,江琴琴一抬头,看到她了,起身叫了起来:"林主任。"

  林赶紧过去跟江琴琴打招呼。危高强有些尴尬,带着情绪对林说道:"你不是说回家吗?怎么又跑到这喝茶来了?"

  林说她是准备回家的,可路上接到几个朋友的电话,叫她过来打牌,她推不了,就过来了。

  江琴琴也不追究林说的是不是真话,现在林来了,正好可以问她一些益达的事情,就叫林坐下一起喝点东西。林说不坐了,她还有事,便来到茶楼门口等张怀德。

  张怀德交给林一个文件,要林连夜按文件要求把汇报材料写好,然后就开车走了。林回到茶楼,没有再过去江琴琴那边,只是用手指了指楼上,意思是她上楼打牌去了。

  江琴琴会意地笑了笑,对危高强说道:"危主任,你老婆漂亮的嘛。"

  危高强说再漂亮也比不上江主任漂亮。

  江琴琴说不会不会,你老婆的美是那种成女人的美,特有味道,比年轻女孩的那种青春美耐看多了。

  说了关于女美的话题,江琴琴又把话题扯到招商引资上,说招商引资这工作太难做了,弄不好这上任的第一炮就会是个哑炮呢。

  "招商引资本来就是件苦差事,别看今天去浙江明天去上海,表面风风光光,其实招商干部任务重,压力大,完不成任务年终还得扣除奖金。南江招不到项目,并不是招商干部不努力,确实是我们的各方面条件比不过人家,客商不愿来,我们这些招商的干部,总不可能把客商硬拽过来吧。在南江,我们是干部,到了县里乡里,人家还拿我们当领导看,可在客商外前,人家是大爷,我们是孙子,一文不值。"危高强的话,除去话中有话的成分,说得还是很在理的,招商引资,在很多地方,都是领导头痛的一个问题。招不进客商,就引进不了项目,引进不了项目,就没有新税源,没有税源,税收任务就完成不了,财政收入也就增加不了。这些指标达不到,政一把手的政绩就会大受影响。因此,各地为了吸引客商投资,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南江的选美招聘,就是其中的非常手段之一。

  坐到十点的时候,江琴琴先行回家了,危高强没有一起走,他还要等他的老婆林

  跟危高强坐了两个多小时,但却没有找到解决益达公司这一难题的办法,江琴琴有些沮丧,眼下最要紧的是抓好招商引资,多跟徐总和陈逸飞沟通,争取把项目早签下来。这是主要工作,可不能因为益达的事情分散太多的精力,所以,益达的事情要在近弄出一个最佳的解决方案来。

  睡觉前,江琴琴接到三个电话,第一个是陈逸飞打来的,两人聊了十几分钟。第二个电话是徐总打来的,着江琴琴天马行空地聊了半个多小时,江琴琴总想把话题往招商项目上引,可徐总却总跟她聊情啊爱啊的,让江琴琴听着都麻。第三个电话是孙丽的,孙丽劈头盖脸对江琴琴就是一顿"臭骂",问江琴琴是不是找男朋友了,打个电话打了那么久,总也打不进,让她窝了一肚子气。江琴琴安慰了孙丽一番,说别气了,没找什么男朋友,都是客商打来的,难。孙丽说你也真是,当个鸟招商办主任天天忙得不给她打电话了,不给她发短信息,也不上网聊天了,干脆辞职别干了。江琴琴说她也想辞职啊,只是既然当了这个主任,就要做出点成绩来,要不然就这样辞职太掉面子了。两人聊了一个多小时,挂电话的时候,江琴琴问孙丽有没有兴趣去昆山,孙丽说可以啊,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她对江苏一带早就向往已久了。江琴琴说她准备近再赴一次昆山,想让孙丽跟她一起去做个伴。孙丽满口答应了,说这两天她就到南江来找江琴琴,然后一起去昆山。

  益达的事,江琴琴决定先从杨光光身上着手。

  只是,如何才能找到杨光光呢?为了找到他,江琴琴没少花心思少走弯路。江琴琴第二天一大早再去了趟益达公司,没找到杨光光。江琴琴又找到环保局张怀德,张怀德告诉她,他也有半个月时间没见过杨光光了,他只有一个杨光光的手机号,也不知道换了没有,要江琴琴打打看。江琴琴打了几十次,都因无法接通而转移到秘书台了。找不到杨光光,事情就更难解决。江琴琴想到了林副市长,既然是林副市长引进的项目,杨光光又总着林副市长不放,那二人肯定是经常有联系的。但是,她一个招商办的聘用干部,怎么可能直接去问林副市长呢。

  回到市政府时已近中午,江琴琴还没有想到怎么开口向林副市长问杨光光的联系方式,走进大厅,面遇到了孙秘书。

  "江主任,这都下班了你怎么不回家啊?"

  "唉,头疼呢,不想回去,打算到食堂随便吃几口。"

  "为招商的事?"孙秘书问。

  江琴琴说不是,是为益达的事,说正发愁找不到杨光光呢。想问问林副市长知不知道杨光光的下落,可又觉得去问不妥,正烦着呢。

  孙秘书说这有什么烦的,林副市长知道杨光光在哪,他的秘书也就知道杨光光在哪。他现在就给林副市长的秘书打个电话问一下。

  一个电话,孙秘书就把江琴琴头疼的问题解决了。不仅问到了杨光光的另一个手机号码,还问到了杨光光住在南江宾馆608房。

  新的号码一打就通了,杨光光先是很不高兴地问谁啊谁啊,待江琴琴表明身份后,杨光光变得客气起来,问江琴琴找他有什么事。江琴琴觉得这事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问杨光光有没有时间,约个地方见面再谈。杨光光说你现在就过来吧,我在南江宾馆608房。

  江琴琴看了下时间,快到十二点半了,正是午饭时间,怕打扰了杨光光,再说自己的肚子也"咕噜咕噜"的叫,打算到食堂吃点饭再去见杨光光,就把自己的意思跟杨光光说了,杨光光说他也还没吃,正好可以边吃边聊。

  江琴琴觉得不太合适,婉拒了杨光光,说一个小时后就过去找他。挂完电话,江琴琴回了趟办公室放东西,出来时面遇到了中午值班的危高强。

  "江主任,益达的事处理得怎么样了?"

  "还没什么进展,不过已经找到杨光光了。"江琴琴把自己找到杨光光的事跟危高强说,就是想告诉危高强,她不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没有他的帮忙,一样可以找到杨光光,一样可以把益达的事情解决好。

  危高强对江琴琴这么快就找到了杨光光觉得奇怪,昨天在茶楼里,危高强还跟江琴琴说,现在杨光光很难找,环保局的干部几次想找杨光光都没找到。他怎么也想不到,江琴琴会把引资人林副市长和杨光光的下落联系起来。

  "不过江主任,这事找到杨光光也没用,我听林的意思好像是这个杨光光根本不打算进行整改,他只想保持原样继续开工生产。"危高强说。

  江琴琴却不赞成危高强的说法。昨天半夜醒来她为益达的事失眠了,把益达牵涉到的各方利害关系一个一个的疏理了一遍,觉得益达的事能不能处理好,关键在于杨光光的态度。关于杨光光的态度,江琴琴也分析了一下,觉得杨光光作为一个商人,应该不至于连时间就是金钱的道理都不懂,他现在停产,整天跟市里闹,损失最大的是他自己。江琴琴觉得,只要动点脑筋,把杨光光的思想工作做通,益达的事就变得简单了。

  "有没有用先跟杨光光谈谈再说吧。我现在去吃饭,下午我就去处理益达的事,如果有人打电话找我你就把我手机号给他,让他直接打我手机。"

  中午在食堂吃饭的人不多,多是一些家离单位比较远和一些未身青年懒得自己动手做饭的,还有一些就是值班加班的。江琴琴打了好饭菜,找了个没人的桌子坐下。股刚沾椅子,三个干部就端了饭菜过来把剩下的三个位子给占了。

  江琴琴一看,这三人她都不认识,不过还是很礼貌地对他们笑了笑。

  "江主任,听说环保局把益达那坨子事扔给你处理了?"一个三十来岁的妇女说道。

  "嗯。"江琴琴放下筷子,不知道对方想说什么。

  "益达的事最麻烦了,他们这些人处理不了,就把这事往你身上推,你虽是新人,可也不能就由着他们欺负啊。我们同为女人,都为你打抱不平呢。"那妇女继续说道。

  坐在江琴琴对面的两个女干部也点头说是啊是啊,江琴琴说谢谢各位姐姐的关心,益达公司也算是南江的招商引资项目,由招商办来处理益达被停产的事情属职责范围之内,不存在什么欺负不欺负的,既然领导要她来处理,她就会尽全力把这事处理好。

  那三个女干部就不解地摇着头,坐江琴琴旁边的那个妇女说道:"江主任,现在很多人看你引来两个客商考察眼睛犯红眼病呢,处理益达的事情你最好小心点。"

  江琴琴连声道谢。都说官场无朋友,宦道无知音,看来也不全是这样,有极少数人,还是能够坦诚相待的,比如给江琴琴提醒的这几位就是。

  江琴琴不想跟他们聊太多官场上的事情,语多必失的道理江琴琴非常明白,作为初涉官场的她,尽量多做事少说话,这样才不会惹火烧身。她匆匆地吃完饭,然后到停车场取了车找杨光光去了。

  广告的效应就是大,选美的事过去那么久了,能认出江琴琴的人却还这么多。到了南江宾馆,有几个服务员居然跑过来要江琴琴的签名。

  江琴琴当然不会拿自己当名人使,婉拒了那些要签名的服务员。来到608房门口,江琴琴按了几下门铃,都不见有人应声,心想杨光光可能是在外面吃饭还没回来,就在楼道里等。没等多久,杨光光就回来了,江琴琴不认识,想问又不好问,正要说话,杨光光先开口了:"你就是刚才打我电话的江主任吧?"

  江琴琴说是。

  "南江市领导的眼光果然厉害,选了个这么年轻漂亮的招商办主任。来来来,进屋谈吧。"杨光光打开房门,把江琴琴"请"进了房间。

  "杨总,我今天来找您,是来跟您谈益达公司被省环保局勒令整改的事的…"

  话未说完,杨光光就抢了过去,说:"这个我已经知道了,刚刚林市长跟我说了。别的我们都不用谈,你就说说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事吧。"

  "那好,我就说说我的想法。杨总,既然省里认为贵公司没有相关的审批程序,认为你们公司的污水排放不达标,要求贵公司整改,那么,整改是肯定的,市里不可能为了您这个项目而一而再,再而三地去省里求情放贵公司一马,事实也证明,这条路也是行不通的。为了贵公司,市里的相关领导和市环保局张局长他们没少去省里,可结果怎么样呢?您比我应该更清楚。芳溪镇我去看过了,污染确实很严重,河里的水都可以直接用来写笔字了。芳溪镇有三万多居民,他们大部分的生活用水都来自那条河,您不会忍心看他们天天用被你们污染过的河水吧?看杨总年纪轻轻文质彬彬的,这点道理肯定比我懂,我觉得杨总目前不接受整改的主要原因就是,整改的成本太高,您不愿花这笔钱。"

  杨光光笑道:"江主任说的这些,我都明白,林市长、张局长都跟我说过,但是,要我按照省里的要求进行整改,我做不到,正如你所说,成本太高了。"

  "可是,杨总,您不接受整改,贵公司就要一直停产,您不觉得停产造成的损失更大么?您说的整改成本高,高在哪几个方面,能否跟我说说,看看我们能不能一起想办法,把整改的成本降到最低。"污水处理这东西江琴琴是一窍不通,它除了设备投入之外,还会产生些什么成本,江琴琴不知道。

  杨光光跟江琴琴说,搞一个污水处理系统,除了污水处理设备的投入外,还要增加人员工资、材料费、水电费、折旧费、设备维修费、化验费等等,作为一个商人,追求的永远的成本最小化,利益最大化。所以,作为益达公司的老板,能够不搞这些就尽量不搞这些。

  江琴琴则告诉杨光光:"一个有着严重污染的企业,不可能是长命企业。现在讲究的人与自然的和谐,讲究的是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像益达这样污染严重的企业,也只有我们这些经济不发达,招商引资刚刚起步的地方才会要,如果换在一些工业发达的城市,对这样的企业是拒之门外的,不管你投资多少,不管你一年的税收有多少,人家都不会理会。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很企业老板,把存在污染的企业往内地那些经济不发达的市县转移的重要原因。南江是农业市,工业的底子比较薄,所以在目前一段时间内,对一些污染不是很严重的项目我们还是会引进接纳的,但这个时期不会太长,等南江的经济发展了,工业强大了,就再也不会有那些企业的生存空间。一个企业,在合法的前提下追求利润最大化没有错,但是,如果企业的生产,影响了当地居民的生产生活,那作为企业主,就要想方设法地把这种不利的影响减到最低程度,只有这样的企业,才有可能是长命企业。"

  江琴琴的一席话,让杨光光对眼前这个小女孩刮目相看,一个踏入社会不足半年的小女孩,能够说出这番话,可见她非同一般。杨光光给江琴琴添了些开水,说:"早就听说南江市选聘了个女招商办主任,我一直觉得这样选出来的主任肯定就是一个花瓶,只会陪商哄商商,没想到江主任比较特别。"

  陪商江琴琴不难理解,但哄商商,这样的词江琴琴可是第一次听到,不有些好奇,问道:"哄商商?什么意思?杨总可以跟我说说么?"

  "这个我就不说了吧,江主任招商的时间长了,自然会明白的。"

  见杨光光不愿谈这个,江琴琴就又跟杨光光商量益达如何进行整改,江琴琴表示,她会尽全力收集有关造纸厂污水处理方面的资料,尽可能地帮杨光光解决污水处理成本高的问题。她对杨光光提了两点要求,一是不要再去纠市里的领导,二是在芳溪镇人口密集处张贴一张公告,为污染的事向芳溪镇的三万居民致歉,并公开承诺在2个月内整改到位。

  要杨光光致歉并作出整改承诺,杨光光接受不了,说:"江主任,我看公告就免了,我向你保证,以后不再去纠市里的领导就是。"

  "杨总,我听当地居民说你们公司刚刚建成的时候,很多当地人报名到你们公司上班是吧?可是为什么到了后来,很多人都辞职了呢?你想过这个问题么?"

  "跳槽的事情哪个企业都避免不了的,至于原因,应该是多方面的。"

  "错,我了解了一下,很多人辞职,是因为觉得给益达做事是一种罪孽,是对后代的不负责任,所以不少当地职工纷纷辞职。益达现在丢了人心,您就要想方设法地把人心收回来,这样对企业的发展才有好处。搞好整改,对益达来说是迫在眉睫,早一天整改好就早一天开工,就多产生一天的利润。"

  杨光光答应了江琴琴的要求,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江琴琴比一般的干部更靠得住,也就愿意相信她。

  第二天,杨光光就把公告贴出去了,这件事在南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很多人都不明白,一个拒不整改让市委市政府领导都头疼的企业,怎么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直到电视台采访杨光光,杨光光道出实情,大家才知道是江琴琴说服了杨光光,那些原先对江琴琴持怀疑态度的干部、群众也开始重新认识这个选美选出来的招商办主任。

  刘书记、欧市长对益达公司的这次转变也非常的意外,这让他们不得不再次对江琴琴这个小女孩刮目相看和大加赞赏,尤其是刘书记,多次在公开场合点名表扬江琴琴。当然了,最高兴的还是李副市长,虽说江琴琴还没有引来一个招商引资项目,但江琴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杨光光的态度有了如此大的转变,还是给他这个主管招商引资工作的副市长挣足了面子。

  官场上的事就是这样,任何一件事,有人欢喜就有人愁,这次益达的事也是如此。林国立、张怀德就非常地郁闷。在江琴琴接手益达的事之前,杨光光拒不整改的态度非常坚决,用句不好听的话说就是,这个杨光光就像一个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怎么做工作也做不通。这还不算,还天天着他们,不少人笑称他们后面长了个尾巴,对个割之不去的尾巴林国立和张怀德可谓是痛恶之极。现在好了,总算把这个尾巴给甩了,高兴了两天,怎么也没想到江琴琴一出马,杨光光的态度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这让他们更没面子了,走到哪都怕别人谈起益达的事。林国立倒没什么,毕竟是一个副市长,别人在他面前一提益达的事,他就把张怀德骂上一顿,说他迂腐守旧,效率低下,还连连夸江琴琴有能力有水平,前途不可限量。张怀德就惨了,益达发布公告的当天,林国立就打电话痛骂了他一顿,说他出的什么鬼主意,没难倒江琴琴,反倒让江琴琴更为耀眼瞩目了。领导骂也就骂了,张怀德一声不吭地承受着,可在单位,下属们也在私下议论,说江琴琴的好话,这让他非常难堪。他是非常想不通的,这个江琴琴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说服杨光光接受整改。他很想弄明白。

  想把这事弄明白的,还有危高强。刚听别人说起益达发布致歉公告时,他还不太相信,打电话给林得到了证实,然后又在电视新闻里看到了采访杨光光的新闻,这让他不得不信了。他跟张怀德一样,非常的好奇,非常的想知道,江琴琴到底用了什么高招。危高强要张怀德设法搞到了杨光光的电话号码,俩人把杨光光约了出来,请他吃了一顿饭,拐弯抹角地客套了一番,然后才问正题。杨光光告诉他们,江琴琴和别的干部不一样,没有领导架子,跟他谈话也不会像有些领导一样盛气凌人,命令下属似地让他这样让他那样。江琴琴不会,江琴琴就像朋友一样,跟他分析益达整改与不整改的利与弊,给他想办法解决污水处理成本高的问题。这让他非常地信任江琴琴,觉得她可靠,实在,这样的话他也就没有必要再为难江琴琴了。

  "江主任这个人,她的思想与她的年龄是极不相符的,她年轻,但思想成,是一个具有人格魅力和领导魁力的女干部,我相信除了我之外,她的这种魁力,还会征服很多别的客商的。"

  杨光光对江琴琴的评价,等于是扇了危高强一记耳光。危高强一直看不起江琴琴,认为她除了脸蛋是一无是处,徐总和陈总先后来南江考察后,危高强还是看不起江琴琴,因为除了考察,并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连个投资意向合同都没有签下,算不上什么成绩。可这次的益达道歉事件,让危高强终于醒悟了,江琴琴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小女孩那么简单,在处理很多问题的时候,她总会用到一些出乎别人意料的招法,这种招法,是他所不具备的。益达的事,如果换作他来处理,他是不会先从杨光光身上着手的,杨光光是外商,市领导都让他几分,危高强不会去找骂挨,他会跟张怀德一样,往省里跑,找人,托关系,争取从上面把这事给化解了。但江琴琴却不这样,先拿杨光光这块林国立、张怀德啃不动的"骨头"下手。当危高强得知江琴琴要去找杨光光谈谈时,他还在心里嘲讽江琴琴幼稚,要是杨光光的思想工作那么好做,市里早把这一问题解决了。并深信,江琴琴去啃这块"骨头",不但啃不动,还会把牙给崩了。可事实呢,江琴琴不但没崩掉大牙,反而把骨头给啃碎了。看来,这个江琴琴还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跟这样又漂亮又聪明又有能力的女人作对,还真得讲究点策略,要不然没打倒对方,自己反而先倒下了。

  危高强又记起老婆林的话来。

  "高强,给这样的女孩做副手,你可要小心了,我看她比陈素敏要强十倍,以后很有可能就是哪个领导的心甘宝贝。虽说她只是招聘干部,但只要她工作上过得去,跟领导关系密切,转个编制也不是不可能的,转了编制,提拔也就是迟一天早一天的事了。""我提醒你,女人看女人可是看得最准的…"看来,女人的直觉确实厉害,林说这话时,她和江琴琴连面都没见过,仅是凭一则电视新闻做出断定的。

  危高强觉得自己不能再动不动就给江琴琴使绊了,就是要使绊,也得三思而后行方可。徐总来南江的行程、徐总的电话号码,这样的小动作实在太小儿科了,凭江琴琴的聪慧,肯定一猜就知道是他干的,只是没有说他而已。现在回想起自己做的这些事,危高强觉得背脊发凉,江琴琴如果真把他干的这些事告诉李副市长,李副市长只需一句话,就可以把他从副主任的位子上下来。但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天,也不见李副市长对他有什么不一样,昨天李副市长见到他还主动跟他说了几句话,说江琴琴最近事多,要他多帮着点。

  江琴琴没有告发危高强,危高强并不感激她,他认为江琴琴不追究他,主要原因有三点:一是江琴琴虽是办公室的一把手,但其的身份还是招聘干部,而危高强呢,虽是副主任,但他是国家公务员,一个招聘干部如果过于强势,势必惹来别人的闲话的;二是江琴琴刚刚上任,根基不牢,如果一上任就把副手往死里整的话,也会遭人排挤,这样的干部即便转了正,也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主;三是江琴琴对招商工作还不熟悉,很多工作她还要依赖他。

  不感激归不感激,不过,危高强对江琴琴的态度却发生了转变,在路上遇到江琴琴,不再像以前一样远远地看到江琴琴就绕道或者掏出手机,装作发短信的样子没看到,等着江琴琴主动来跟他打招呼,而是主动客气起来,表现出一幅尊重领导的模样,一连两天一上班,危高强都给江琴琴泡好一杯茶,有什么要跑腿的活,危高强也不像过去那样当"总指挥",而是亲力亲为。这些转变,让江琴琴有些不适应,不由得往坏处想:这个危高强一下子变得这么客气起来,是不是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

  这两天,江琴琴都非常的忙,除了做好原来的那些工作外,还要帮杨光光查阅资料,查到资料后又要跑到杨光光那征求杨光光的意见,非常的麻烦。还有就是应酬太多了,多得让江琴琴有些疲于应付了。

  益达张贴了致歉公告后,江琴琴发现很多人看她的眼神"热"了起来,发生这种转变的,有领导,有普通干部,也有群众百姓。致歉公告张贴的第二天,张怀德还特意以市环保局的名义请她吃了饭。江琴琴想拒绝的,觉得张怀德以整个环保局的名义请她吃饭太"高看"她了,可张怀德再三邀请,说那是大家的意思,不去的话拂了大家一番心意。那顿饭,市环保局的班子成员全到齐了,个个轮番地给江琴琴敬酒,说江琴琴为市环保局解决了一个大难题,除了感谢就是佩服,纷纷要向江琴琴讨教几招。

  请江琴琴吃饭的,还有财政局、地税局、国税局、民营企业局、工商局这些部门的领导,对这些领导的盛情邀请,江琴琴除了感到受宠若惊外,还有些惶恐不安,很不习惯。除了早餐,几乎是天天喝酒,每晚10点以后才能到家,她很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江琴琴父母说她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多少办公室主任市局的领导睬都不睬,她倒好,一下子成了热点人物。这样的热,对很多干部来说可能是梦寐以求的,可江琴琴却很烦,她宁可天天回家吃饭也不喜欢今天去这个餐馆明天去那个酒店,一天到晚泡在酒里,即便酒量再好,身体也吃不消。跟孙丽诉苦时,孙丽说这是好事,多认识一些领导,也可以把自己的关系网建立起来,打牢基础,对她的仕途发展有益无害。

  在仕途上能有多大发展,江琴琴没想过也不企求,她只想多引进几个项目,为南江的济发展出点力,同时也向那些看不起她的人证明一下自己的工作能力。孙丽听了后,笑了,说哪有上了官道不想当大官的,也只有你江琴琴这么单纯。不过哪怕真的不想当大官,只想引进一些项目,也不能忽视了关系网的建设。这些关系网,在很多关键时刻,往往能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她要江琴琴好好把握住益达致歉,人们对她的态度发生转变的机会,把关系网给建立起来。

  江琴琴对这些并无多大兴致,她关心的只有两个问题,怎么样能最大程度上减少益达在整改方面的成本?怎么样才能说服徐总和陈逸飞到南江来投资?这是她目前最为关心的问题,也是搅得她睡不着觉的两个问题。

  徐总的电话依然每天不断,陈逸飞呢,电话比较少,多是发短信,有关于商淡项目的,也有祝福问候的。对徐总和陈逸飞的"扰",江琴琴学聪明了,接到徐总和陈逸飞的电话时,她不再说"请您早到南江来投资"之类的话,而是让徐总去说服陈逸飞,让陈逸飞去说服徐总,谁说服了谁到南江投资,她就陪他去拉萨旅游半个月。这样没过几天,徐总和陈逸飞就纷纷来跟江琴琴诉苦了,徐总说陈逸飞烦人,陈逸飞说徐总烦人。江琴琴乐了,说谁也别烦了,都来南江投资兴业。

  孙丽知道这件事后,也乐了,说你这招够毒的,抓住了男人的命门。

  江琴琴说别跟我扯这些,快点把你那边的事情处理好,早点到南江来,跟我一起招商去。

  孙丽答应了。

  孙丽来的那天,南江下起了大雨,走在大街上,就是打着伞也照样

  这天是星期六,江琴琴一上午都呆在家里上网,到中午一点多钟的时候,江琴琴才开车去车站接孙丽。

  车子是办公室的,按照规定,是不可开公车去办私事的,尤其是休息。刚开始,江琴琴还真是严格执行规定,可日子一长,有人开始说闲话了,没公车开的人说她假正经,有公车开的人说她搞"清廉秀"。江琴琴不管这些,依然严格按章用车,这样一来,把那些天天开着公车的人得罪了,有人开始在背后骂她,骂得还很难听。好心的陈莉劝说江琴琴不要这么死板,现在大家都是公车私用,你一个人不用,谁也不会说你好话,尤其是那些把公车当私车用的领导,只会把你当成眼中盯中刺。带着几分无奈,江琴琴也开始跟大家一样,公事也好,私事也罢,都开着公车去办。也怪,这样一来,闲言碎语反而没了。

  这是江琴琴上任以来南江下的第一场雨。这场雨,让每天承受着高温烘烤的人们一下子清凉了许多,雨虽大,但出来透气的人还是多的。

  江琴琴开着车慢慢地行驶在大雨倾盆的南江大街上,听着音乐,想着心事,感觉非常的好。在车站等了五分钟左右,孙丽就到了。

  江琴琴说孙丽变漂亮了,打扮越来越像白领。孙丽说江琴琴青春靓丽的脸上透着成,举手投足间难掩其领导气质。

  "琴姐,你这打扮,你这气质,跟电视上演的女领导可是越来越相似了。"

  "你啊,就别笑我了,我就是一个没有编制的临时工,说不定哪天就从主任这个位子下来了。若真有那一天,我投奔你去。"

  "行。不过我估摸着你不会到那地步。"

  孙丽走到江琴琴的车前,环视了一周,说:"这是市里配给你的车吧?"

  江琴琴说是。

  "你这是公车私用,小心我去你领导那告你哦。"

  江琴琴摇摇头,把心中的无奈跟孙丽说了。

  "你也别心不甘情不愿了,更别过意不去,在官场,你要学会随主。走吧,准备带我去哪玩?"

  江琴琴说先上车,把你送到酒店安顿好后再去玩。孙丽说去什么酒店啊,去你家,我要跟你睡。江琴琴说这怎么行,大老远的跑来怎么能住家里呢,这样的接待规格太低了,不行不行。孙丽皱起眉头,说:"什么规格不规格的,我又不是什么领导,就住你家。我好久没跟你一起同共枕了,今天要借机会好好地温存温存。"

  孙丽的话刚说完,江琴琴就弯捂嘴做了个呕吐的动作,说:"什么同共枕,什么温存温存,恶心死了。"

  孙丽头一扬,说:"有什么恶心的,再恶心你也要跟男人做这些事。"

  江琴琴见孙丽越说越离谱,将食指放到嘴边"嘘"了一下,要孙丽小点声。

  孙丽看江琴琴紧张的模样,捂着肚子大笑,无论江琴琴怎么说她就是停不下来,笑够了,拉开车门,钻进车里。

  "你啊你,还是跟在学校一样。"

  "这样不好吗?不像你,当了领导,说个笑话都一把正经的,一点幽默感也没有。"孙丽停了停,继续说道,"琴姐,你可千万不能像那些领导一样,端个架子,任何时候都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虽然这样可以显示领导的威严,但对你却不适用。"

  "说说看,怎么不适用?我洗耳恭听。"江琴琴倒想听听这个在学校时就出了名的"狗头军师"又有什么不同于别人的高见。

  "你是招商办主任,跟别人不一样。一是接触的人比较特殊,除了领导干部,接触得最多的就是企业老板;二是工作质很特殊,很多的工作行为,都带有公关的质,相当于一个公司的公关经理-公-谁的-关-呢?当然是公客商的关了。所以,面对客商,你就没必要端着领导的架子,要善于发现他们的兴趣点和关注点,对方喜欢看什么就陪他看什么,喜欢聊什么就聊什么,哪怕是陪他们聊黄段子也无妨,只要能哄着他们高兴,哄着他们投资就行。"

  "呵呵,有理有理。不过,我要声明两点:第一,我跟他们都是以诚相待,从来没有端领导的架子。第二,你知道我最讨厌男人说黄段子的,要我也跟他们一样满嘴的黄段子,我做不到。"

  江琴琴上大学的时候,最看不惯的就是那些讲黄段子的男生,觉得他们没素质。那些喜欢讲黄段子的男生没少挨江琴琴的骂,骂得最凶的一次是骂学生会的一个安保部部长,那个部长比江琴琴还大一届,总喜欢跟女生讲黄段子逗大家开心,一次被江琴琴撞见了,劈头盖脸对人家就是一顿臭骂,气得那男生差点挥起拳头揍她。

  "琴姐,你现在已经工作了,要学会适应。在学校,哪个男生喜欢说黄段子,你可以不理会他,甚至跟他绝,这都没关系。可现在,哪个领导哪个客商跟你讲黄段子,你也像在学校一样板起一张脸骂人家吗?不行吧。我跟你说,其实讲黄段子的男人并不都是坏男人,大鬼,大部分男人讲黄段子,主要是寻求一种视觉、触觉外的心理刺,而有些男人讲黄段子是为了缓解心理压力,并不过分。"

  江琴琴细细品味着孙丽的话,说:"丽丽,看来你这个狗头军师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啊,官场的为人处事,勾心斗角你懂,男人的心理你也懂,你跟我说说,这些东西你都是怎么学来的?"

  孙丽说这有什么学的,多看电视多看书多观察多总结,久而久之就看明白了很多事。孙丽说的看电视,江琴琴当然明白孙丽说的不是看言情看穿越看厘头电视,这些孙丽都不喜欢,她指的电视是像《大雪无痕》《国家公诉》《绝对权力》《国家干部》这类题材的电视剧,这才是孙丽的最爱。

  "你身在官场,有时间多看看吧,可以学到很多东西的。"

  "嗯。不过,丽丽,要不你也考公务员吧,你这么厉害,肯定能在仕途上平步青云的。"

  "我才不涉入官场呢,满目皆是假面具,刻刻提防害己心,没什么意思。"

  车子在大雨中不快不慢地前行中,江琴琴驾着车,一边和孙丽说笑着,一边在心里细细琢磨着"满目皆是假面具,刻刻提防害己心"这两句诗。江琴琴知道,这两句诗孙丽不是引自别人的,是孙丽根据她对官场的理解所作的一个概括。联想到自己当招商办主任以来的这些日子所受的白眼、非议、嘲讽,联想到危高强对她的当面一套背面一套,江琴琴觉得,孙丽的这两句诗,实在是太僻太经典了。

  下午江琴琴和孙丽几乎把南江的大街都逛遍了,两人的子都被水溅了,买了很多衣服和零食。钱花了不少,不过江琴琴觉得很开心,这应该是江琴琴上任后最放松最开心的一天吧。

  逛街的时候,有一些小曲还是要说一下的,就是不时有人打电话给江琴琴要请她吃晚饭,江琴琴都以同学过来了婉拒了。这些饭局,本来就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非得要到饭桌上谈,用孙丽的话说,这些人只是见江琴琴现在深受刘书记这些市领导赞赏,请她吃饭套个近乎罢了。这样的应酬,若是孙丽没来,江琴琴还是会去的,孙丽来了,她就没有扔下好朋友去赴这些无趣的饭局的道理。

  再去一趟昆山的事好几天前江琴琴就跟李副市长作了汇报,李副市长同意了,要江琴琴

  自己定时间,不过,他希望江琴琴能越早过去越好,早点把项目的事定下来,以免夜长梦多。下午江琴琴和孙丽一商量,打算明天一早就乘车去昆山。吃过晚饭,江琴琴给李副市长打了个电话请示,说决定明天去昆山,李副市长说去吧去吧,他在家等待她的好消息。当得知江琴琴乘车去时,李副市长不高兴了,说开车去吧,这样方便些。江琴琴把自己乘车的理由一说,李副市长说那就按你的意思坐车去,这样那些嚼舌的人就找不到理由说话了。

  自从江琴琴当了主任,危高强就再没有开过办公室那辆车,江琴琴知道危高强有想法,但她是主任,办公室就只有一辆车,她总不能把车让给危高强自己天天搭公吧,那样的话别人不说她傻冒才怪呢。现在要去昆山三四天,江琴琴就决定这几天把车子交给危高强,算是安慰安慰吧。跟李副市长通完话后,江琴琴给危高强打了个电话,说她要去昆山几天,叫危高强过来取车。

  危高强接到电话后赶紧打了辆车过来,到江琴琴楼下呼下了江琴琴的电话,意思是他已经到了。江琴琴想叫危高强上楼坐坐,就回了过去,把自己的门牌号跟危高强说了,要危高强上去坐坐。危高强说他还有事,不坐了,取了车就走。

  江琴琴下了楼,把钥匙交给危高强,说:"危主任,我这次去昆山可能要三到四天吧,看事情办得顺不顺利。我走的这几天,办公室的事情就全交给您了。"

  危高强说江主任你放心去招商吧,哪怕走上个十天半个月,他也会把办公室的事情处理得妥妥贴贴的。

  江琴琴知道危高强巴不得她在外面的时间越长越好,这样的话他的权力和自由度就大大提高了。

  "危主任,这段时间我忙于招商,办公室的很多事情我无暇去管,真是辛苦您了。我们办公室人多车少的事,我跟李副市长提过,李副市长的意思是,要我们先引进一两个招商项目,这样他才好去跟领导提要求。您放心好了,这事我会再跟李副市长反映的,争取让市里在年前给我们办公室再配一辆车,这样的话危主任出门办事也方便些。"

  危高强一连说了几个谢后,开着车子走了。

  这一夜,江琴琴和孙丽躺在上聊天聊到很晚才睡去。那种感觉,让江琴琴仿佛又回到校园的那种纯真时代。她知道,这一辈子,她是很难再回去了——初涉官场的她,不知不觉中,已经变化了许多,许多…  WwW.YyNnxs.Com 
上一章   女招商办主任   下一章 ( → )
女招商办主任免费章节由读者提供,《女招商办主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文学作品,印尼小说网免费提供女招商办主任最新未删节免费章节在线阅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