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云幻雪江湖路最新未删节免费章节在线阅读下载
印尼小说网
印尼小说网 穿越小说 综合其它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网游小说 耽美小说 乡村小说 历史小说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排行榜 灵异小说 短篇文学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校园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重生小说
免费的小说 朝云暮雨 共享娇凄 父债子偿 隔岸芳烬 脸红岳母 青涩畸恋 一时云起 偷香情缘 乡村美眷 册母为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印尼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飞云幻雪江湖路  作者:丹云 书号:44107  时间:2017/11/19  字数:22364 
上一章   ‮踪仇觅湖江踏复 恨含心亲失度再 章十第‬    下一章 ( → )
  昔在九江上,遥望九华峰,天河挂绿水,秀出九芙蓉。

  妙有二分气,灵山开九华。层标遏迟,半壁明朝霞。

  积雪曜壑,飞崖。青荧玉树,缥缈羽人家。

  “九华山”乃是“黄山”余脉的延续,西面紧临著长江。

  在寰宇记载中“九华山”古名称为“九子山”或“陵山”山区共有九十九峰、十六岭、十四岩、二十二石、十二、十八泉、七潭。

  而群峰中以“天台峰”为最高峰,与四周八峰围聚形如莲花,故而又名“九花山”或“芙蓉山”

  时至唐代,李白搭船途行长江,遥望“九子山”的耸峰而曰:“昔日在九江上,遥望九华峰,天河挂绿水,秀出九芙蓉。”

  尔后“九子山”便被人改称为“九华山”

  “九华山”之中,峰峦层层,奇岩异石处处,飞泉水瀑,深涧巨潭时时可见,虽然不及“黄山”但也属山明水秀的胜景之地。

  而其闻名全国,主要乃是它在唐代之时,便已是释家圣地的四大名山之一,乃是“地藏王菩萨”的道场。

  故而由山麓“天门”登山至山巅九峰,途中所经的寺庙多达上百,另外散布于山区中的庙宇也甚多,少说也有一两百处,因此常有远地而来的苦行僧,或是他地有名的禅师前来山中有名寺院凭吊听经,而且年年皆有数十万善男信女前来膜拜,护佑先人灵,因此山中各寺庙俱是香火鼎盛。

  在山中最大且最有名的寺院有“万岁宫”、“祗园禅林”、“旃檀禅林”及“化城寺”其中以建于唐代的“化城寺”为最古老,虽然并不宏伟广阔,却是“九华山”的祖庭寺庙。

  由“化城寺”寺东方的山路往高处登行,在一处悬崖前有一面高耸岩壁,乃是“祖师崖”又称“舍身崖”崖旁有一个岩,便是“地藏修真

  在内,小飞双目红肿如铃,神色严肃且漠然的跪在“地藏菩萨”石像之前,双手紧握锋利的匕首?贯注十成功力,缓缓刺入佛座前的平岩内。

  只见匕首有如切割豆腐一般,轻易的挖出一块半尺大小的圆锥形石块,然后将挖出的圆形石块削平成一片四寸余厚的圆盖,放置一旁,再将岩台上的圆,细心削挖成一个尺余深的圆

  尔后由身侧捧起一个用岩块挖凿削修而成,不到一尺高,刻有义父名讳的圆形骨坛,小心翼翼的放入圆内,再将圆盖罩至圆上,运功紧无隙且紧固难挖才止。

  默默的工作时,心中虽悲却无哭泣之声,仅是口中喃喃不止的不知在说些甚么?已然将义父骨坛埋妥后,默祷片刻才依依不舍的出离去…

  年余前,黑白两道二十余个名声不弱的高手,同时围攻黑道暗器高手“八臂修罗”黄天豪,以及丑陋如鬼无人知晓来历的义子,但是在追逐拚斗中,黑白两道的高手伤亡了十余人后,依然遭“八臂修罗”及其义子逃。

  此则消息虽然已在武林中广传将近一年,但是从此再也无人见过或听过两人的行踪,因此已逐渐忘了此事。

  然而年余后“八臂修罗”黄天豪虽然已伤重不治而亡,但是期间已将一身所学以及武技的要义,尽心尽力的详传,使得小飞已非年余前尚在摸索武技的懵懂之人了。

  并且因为内心中抱著一股复仇怒火,即将重踏江湖。

  尔后,江湖武林中即将多了一个心狠手辣,令人闻之变的绝顶高手了。

  两后!”九华山”北方的“贵池城”因为地处大江沿岸,江岸有深阔的舟船码头,再加上有甚多旅人搭船而至,由此前往“九华山”的游客,因此上下游往来舟船多在此停靠,使得城内甚为繁华热闹,百商也颇为兴盛。

  在南大街的一家兵器店内,已然改穿一身黑缎紧身劲装,使得高壮结实的身材,更显得英武的小飞,由店伙手中接过了一条带有两只皮囊的宽带,略微翻望一会儿,便将宽带系妥,使左右际各有一只鼓鼓的皮囊。

  此时店内步出一名身材枯瘦、神色冷肃,年有六旬余的老者,手捧著一只纸包,含笑行至小飞身前说道:“许少侠,你定制的五百支钢针,因为昔日黄大侠皆是在小店打造,因此小店有不少存货,故而可立即货,至于这三百支似是柳叶薄镖又似双尖梭的扁薄异梭,且能以指劲掐成丸状的缅钢暗器,乃是老夫有生以来第一次见过,也是第一次打造的怪异暗器,依老夫的经验以及试用之后再逐一修改,费时两月,终于能合乎你的要求了。

  可是如此扁薄细窄,甚易弯曲的缅钢暗器,若无深厚内劲施用,必然会因破风之劲飘浮弯曲,使得准头有偏,因此一般行家皆不喜施用,除非有独特的…”

  (注:天下问打造兵器的名匠众多,但是能打造出昔年千将、莫名剑的人,则是少之又少了,因为锻造兵器,除了要有上好铁之外,也要有高明冶锻技艺,甚而也要懂得每一种暗器、兵器施展之法,才能拿掐出施力及受力不同之处,再加以精心打造。

  武林中惯用的兵器,重兵器多以劈、砍、扫、砸为主,虽然也须重量均衡,但因笨重速缓,因此重量略有偏差,尚能不出受力之处。

  而轻巧灵敏的兵器,则以刺、削、割为主,但是因为注重迅疾,若重量不均,甚易在变招换式,施展不同力道之时,或是自然外力引生偏差,而使招式异样。

  但是最易受重量、形状、材质、力道、自然阻力,引生出偏差的则是暗器了,因此打造暗器最难拿掐,除非是一般常见且多人施用的暗器,已然少有偏差了,否则皆须由同一名匠打造,才能施展趁手。

  因此有些人获得他人的暗器时,除非在危急之时须立即抖手出反击,否则多会在手中暗估重量、长度,才能拿掐出由何处施力出手才最为恰当!例如常会在手中抛接,或是以单指平托正中,了解双头重量的正心在何处?但是一些少见的特异暗器,除了要知晓重量之外,尚须了解暗器的特以及施展手法,否则便是拿在手中,也不知如何施展?若用一般手法施展,不但无法施出威力,甚或出手之时甚有可能遭暗器伤及掌、指。)

  小飞耳闻之言,立即笑颜说道:“老丈,晚辈义父对您推崇备至,并且特别吩咐晚辈,请您亲自为晚辈打造自行设计的异形扁梭暗器,您是此道高手,知各种暗器的不同手法,自是一眼便看出此中特异之处了,所以才能轻易试施明查,寻出不适之处加以修改,因此晚辈也不瞒您,晚辈这‘鬼影梭’虽然异于常见暗器且甚为怪异,但是只要熟练之后,便无碍施展了…”

  小飞说及此处话声顿了顿,转首望了望店外一眼,才又续说道:“晚辈此‘鬼影梭’乃是专门用来对付高手的暗器,如同一般高手一样,出手之时皆会贯注真气,差别在于独门手法而已。

  晚辈的两种独门手法中,一种可弯曲旋飞,如影附形,纵然对方是顶尖高手也是甚难闪躲,另一种手法则是聚成丸,因此,只要人体内便会骤然弹涨,遭两头锐尖及两侧锐锋弹涨伸张,割裂内腑,除非练有高明的护身真气,或是金刚不坏之身,才能阻挡入体,不过…晚辈这‘鬼影梭’只会用来对付有深仇大恨的仇人,以及狡的恶人…”

  “哦…原来如此!怪不得小哥儿明定须打造如缅铁一般柔软,除了尖锐薄窄如柳叶外,尚可用指劲掐成丸状…”

  此时店主突然神色怪异的望了望小飞一眼,半晌,才笑说道:“许小哥儿,你是黄大侠的义子,想必也知晓老夫的规矩,因此可否…”

  小飞闻言,顿时恭敬的笑说道:“是…是…费老丈!晚辈义父曾对晚辈详述过您‘千魔手’的往昔盛名,当然也提过您的规矩,因此晚辈在您面前施展暗器乃是班门弄斧,可是又不能坏了您老的规矩,因此也只好勉为…”

  “呵…呵…呵…黄大侠真多话,可是…唉…现在若想听也听不到了,老夫又少了一个好…好主顾了…走吧!”

  小飞尾随著昔年名声鼎盛的暗器高手,但是已急涌退息隐武林,如今仅是一个兵器店店主的“千魔手”一同行人内间。

  穿过中堂,行入堂弄,只见两侧各有一片宽长大木橱,而橱内分门别类放置了数百种不同的暗器及各种兵器,而且每一件兵器皆注有名称及出处,以及何代军将,何代武林中名声鼎盛的人使用过,而且有些尚注有优劣之处以及施展手法。

  “千魔手”行经之时,已朝身后的小飞笑说道:“小哥儿!今之后,老夫这兵器堂中将多了一种独特的暗器,并且也将注明出处及名称,但是你放心,老夫所知的各种暗器施展手法,皆另行册录收藏,除非江湖武林惯知,或是已然绝迹,再者便是施用人同意,否则老夫绝不会明注在此,以免独门秘技。”

  “老丈您客谦了!您虽然已息隐武林,但是您的名声依然久传不坠,晚辈能得您器重且亲手打造,已是晚辈的荣幸了,因此又岂敢违逆您的规矩?”

  尚未通过中堂,便已听见后方传来一些杂乱的铁器敲击声,但是“千魔手”已引领小飞进入一间,以厚木搭成甚为宽敞的大木棚内,并且笑说道:“小哥儿,后院仅是打造学子无锋佩剑,以及一般的刀剑兵器,至于独门兵器及暗器…则是另有外人难入的密处打造,因为武林中常有独门兵器及暗器遭人冒用嫁祸之事。

  为了避免货主在本店打造的独门暗器,尚未至货主之手便落入外人之手,因此在另一处秘地专门打造,而且本店打造的兵器皆有暗记,所以甚易分辨是否遭他人冒用,但是若在对敌之时落入他人之手则另当别论了,因此小哥儿尔后须注意暗器施用的数量及地点。”

  小飞闻言顿时一怔!但是立即恍悟“千魔手”的好意,因此虚心受教,且恭敬的连连应是。

  此时只见木棚底端及四周皆有数具木制人身,并且在高处尚悬有一些草人“千魔手”已笑说道:“小哥儿!此处可供你施展暗器是否趁手,如想习练活靶,只须拉扯此条细绳,片刻后上方草人便能迅疾摇飞,你…你在此习练吧,老夫出去了。”

  小飞知晓“千魔手”店内有异于他店的规矩,只要在他店内打造暗器,便须在他面前施展一手。

  虽然甚多暗器高手皆不愿独门手法落入外人眼内,但是在他店内打造的暗器品质甚佳且趁手,而且独门手法纵然落入“千魔手”眼内,但是他绝不外,因此甚多暗器高手依然前来打造。

  小飞耳闻“千魔手”话声一止,便离去,因此心中一怔且惊讶,虽然心中不解?但是立即正说道:“费老丈请留步!晚辈尚想请您请益指正错处,因此…”

  “呵…呵…呵…小哥儿,只凭你定制的‘鬼影梭’,老夫便知你已足可列入暗器高手了,况且黄大侠一身孤寂,而你是他老来所收的义子,自是会尽所有传授于你了吧?”

  小飞闻言顿时讪讪笑着,但是突又正的跪地叩头。

  如此一来顿令“千魔手”大吃一惊!尚未及伸手制止,已听小飞说道:“费前辈!其实义父西升之前,早已将义父与您相数十年,且时常切磋暗器手法之事告知晚辈,因此曾嘱咐晚辈对您当以长辈视之!但是义父知晓晚辈身入江湖之后,必将招引甚多仇家,故严嘱晚辈绝不能在外人之前提及,以免使您再度牵扯入武林恩怨之中,因此晚辈方才不敢多言。

  而现在,晚辈在此代义父叩谢您对他不弃的知心相,并且也向您告罪,义父未得您老人家的同意,便将义父及您老人家切磋之后的心得,皆传授于晚辈了!”

  “千魔手”闻言及此,顿时神色黯然的沉默无语,半晌才强笑说道:“唉…黄老弟与老夫一样,皆是因为江湖恩怨而使家毁人亡,成为一身孤寂的人,也因同病相怜且所学一样,黄老弟才与老夫成为知友,且相数十年,但是在江湖武林中并无人知晓。

  我俩偶或相见时,皆是以打造暗器及试施暗器为名,在此木棚中笑谈或切磋,才未引起外人注意,当老夫由你口中知晓黄老弟伤重而逝之后,也悲伤得待在秘处数…唉…在江湖中原本便是过著刀头血的凶险日子,因此武林人在武林身亡乃是难以避免之事,因此老夫尚看得开。

  至于…黄老弟与老夫时常在此切磋暗器手法,因此老夫有甚么牛黄狗宝能瞒得了他?再者,老夫与黄老弟一样,往昔皆是无子无徒一身孤寂的人,哪天‮腿双‬一伸,一些零碎手法,以及切磋后的心得不就全带入曹地府了?如今黄老弟已收你为义子,若不传授给你要传给谁?你若有心…待哪天老夫也一命归之后,多为老夫烧些纸钱便行了!呵…呵…”小飞心知“千魔手”乃是不愿使自己存有恩惠之心,才轻描淡写的笑说著,因此也不再多言,仅是再拜谢之后,才起身开始习练打造妥的“鬼影梭”

  而“千魔手”笑语之后,也大方接受了小飞的大礼,并且退至一侧默观。

  此时只见小飞移了移际暗器囊袋,然后环望四周木人一眼,也不见作势,倏然双手幻为一片臂影迅疾挥扬,霎时便听劲疾嗡鸣破空厉啸声乍响,只见十余道闪烁出森乌芒,薄窄且软的“鬼影梭”有如掠燕一般在空际劲疾旋飞,接而骤然四散一闪而逝,一一中四周木人的“”之处。

  “好手法!”

  一声赞喝乍响“千魔手”已惊震的续说道:“小哥儿,老夫由打造之始及至打造完成之时,其间也曾试施过十余次,但是因为此梭如同柳叶甚为薄软,因此定须贯注真气施展,出手之后虽然有破空震抖的嗡鸣之声,却无劲疾鸣啸之声,而且尚有数次曾有失误。

  但是由你手中施出时,贯注真气控制飞旋方向的内劲,甚为均衡毫无差异,竟然如同坚硬之物破空尖啸,毫无轻软震抖之状,并且毫无失误的全中相同部位,令老夫甚为惊异!因此…由此可知,你不但巳掌握了沉稳精准的要诀,而且你的功力…已然高达甲子之境了。”

  小飞闻言,顿时恭敬的说道:“是!不瞒费前辈,晚辈幼年之时曾缘食天地奇珍,内功凭空而得,尔后又得义父严厉教导勤习心法,因此如今已将体内天地奇珍的气,全然炼化为真气,如今已然任、督贯通了。”

  “已然任、督贯通了?你…真出乎老夫意料之外…看来尔后你踏入江湖后,只凭你这一手暗器手法,无须一年时光,必然能名震武林了。”“费前辈!晚辈自幼家毁人亡,成为孤雏,因此才会迹江湖求生,并无意在武林中争强斗狠,也不想闯出甚么虚名,若非为了义父之仇,晚辈也不会勤习武技及暗器,更不会打造出此种独特的‘鬼影梭’尔后只要待义父大仇已报,晚辈便不愿再涉足武林…”

  然而话未说完“千魔手”已然连连摇头的叹声说道:“唉…你无意在武林中争强斗狠,也不想闯出甚么虚名当然甚好,然而一旦踏入险江湖后,便将身不由己了,你往昔并无意涉足武林,但是如今呢?再者,你逐一寻找那些名声不弱的黑白两道高手报仇,尔后为黄老弟报了大仇之后,必然会震惊江湖武林且名声震响,也必然会引起黑白两道的注意,以及仇人的亲朋好友寻仇,甚而会有不服之人借故挑衅比试,你能束手不理,任人攻击吗?那么…以后必然会有连连不断的拚斗发生,你又如何能只凭自己的心意,便置身江湖武林之外?”

  小飞闻言顿时无言以对,默然片刻后才说道:“前辈所言甚是,看来尔后若真难避免武林干戈,那只好急涌退,遁入山林生活了。”

  可是“千魔手”却又笑说道:“其实你也不必在意老夫之言,要知男子汉大丈夫皆应有所作为,只要心存公理道义,不骄不馁,也不欺善怕恶、纵容恶人,如此便能逐渐获得黑白两道的敬重,且可减少纷争,如此,天下何处又不可去?”

  小飞闻言顿时神色肃穆的躬身说道:“是…晚辈受教了!”

  尔后,小飞再度尝试施展第二种独门手法,因为须将窄薄且软的“鬼影梭”掐成丸状,因此双手仅能各施一粒丸状“鬼影梭”

  但是因为已被指劲掐成丸状,而且真气仅须贯注一粒,无须分散,所以出手之后,毫无飘抖的嗡鸣之声,而且因为如叶薄片卷曲成丸,中间有一圈圈的微小间隙,破空飞旋时,空气透过微小间隙,便发出尖锐刺耳令人心惊的凄厉尖啸声,并且恍如夜蝠一般在空际折转飞旋,令人难以捉摸去向。

  “啊?如同鬼啸厉泣之声!令人闻之心惊骇然…”

  正当“千魔手”口惊呼之时,两粒劲疾尖啸的“鬼影梭”已骤然中悬吊空际且迅疾旋飞的两具草人,倏见碎草飞坠,两具扎得甚为结实的草人腹部,皆已破裂出一个五寸大小的深,可见“鬼影梭”骤然遭阻而弹张的力道是何等的强劲了?若是在人身…

  虽然已是冬去来之时,但是寒冬似乎尚舍不得远离大地,因此尚是寒风透骨,冻得行旅紧缩身躯,口呼寒雾赶路,盘充裕的人便忍痛搭乘大厢车,有车厢布蓬为隔,又有十来人在车厢内,因此温暖如,且减免了旅途的劳累。

  在一辆固定往来“金陵”及“浔”之间的大厢车内,一位倚窗而坐,面蒙薄纱,只出鼻梁上一双微眯凤目的姑娘,一双柔白的玉手叠扶著一柄伫立长剑剑柄,下额靠在手背上,不知在想些甚么?但是由一双思的凤目中,偶或出一丝光彩,以及眼角的笑意之状,似乎可知晓蒙巾内的娇靥上,正浮显出娇柔甜美的笑意。

  倚著蒙面姑娘而坐,也是一名双手执剑年约二八,发挽双髻的大眼美姑娘,此时一双大眼则是怒瞪著对面一个年约四旬余,面有意的商贾,使得中年商贾心中有些畏惧的闭目假寐。

  突然一阵清脆悦耳令人心酥的吴侬软语幽幽的说道:“小萍!你想…他会不会真如江湖传言,是个凶狠残酷的坏人?”

  “啊?甚么…小姐你是说…咳…小姐,一年多前,师太到家里听你细说之后,依师太的江湖阅历以及老爷久处狡商场的阅历,经过详谈且分析之后,认为许公子虽然面貌丑陋,却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绝非是江湖传言的恶人,难道你还不相信?否则…

  反倒是小姐离寺之后尚不回家,只修书一封便要行道江湖,小婢担心老爷及老夫人知晓之后会生气,因此…咱们还是先回家,然后再行道江湖好了。”

  “呸!呸!死小萍!我只问你一句,你却说了一大堆废话!你不想想,如果先回家之后,若再想出门那就可难了!你若担心挨骂,那你自己回去好了。”

  “嘻…小姐!你以为小婢敢一个人回去呀?若不紧跟著你,自己一个人回去之后,不被老夫人剥层皮才怪!”

  蒙面姑娘正是一年前因为小飞在客栈中不告而别,哀怨悲戚返回金陵的江天凤姑娘。

  原来江天凤悲戚返家之后,每每想起与小飞相处的时,芳心中皆会涌升出一种怀念的心境,但是又觉得他的面貌…还有难以捉模及不正经的言行,因此内心中时常涌升出一种难以理解的紊乱及矛盾。

  虽然常听师父说“人生在世贵在人心,颜面仅是供人辨识的征象而已,并不能代表人之善恶。”因此内心中早已有了不以貌取人的观念。

  也因为如此,当初便是因为知晓他是好人,所以并未厌恶他的容貌,才放心的与他同行。

  可是现在自己为甚么突然会顾虑他的容貌?也担忧他是否是好人?难道自己未以貌取人的低俗观念吗?思夜想皆无结果,因此芳心中矛盾无比且挣扎不堪,竟然一反往昔活泼的天,终神情莫落的神不守舍,似乎对甚么事皆提不起劲。

  如此情况当然已引起双亲及兄嫂的注意,并且皆曾关怀的询问,但是江天凤皆是默然摇首,并未说出离家之后的遭遇,也未说出自己的心事。

  然而她愈是不说出心事,愈使家人焦急耽忧,并且皆猜测她可能在外受了甚么委曲?唯恐她哪天想不开之后,做出甚么傻事!因此,老夫人便焦急的派管家专程前往“栖霞寺”请来了“净尘师太”开导爱女。

  当“净尘师太”知晓爱徒离家的原因,而且知晓爱徒将近一个月之后才返回家门,因此认为那个貌丑如鬼的少年,定然是在途中以何等手段欺负了爱徒?因此甚为震怒的踏入江湖,寻找那个貌丑如鬼的少年为爱徒报仇。

  然而江天凤耳闻师父寻小飞报仇,顿时慌急的阻止“净尘师太”

  但是在“净尘师太”的追问之后,江天凤才对双亲及师父悲声说出一些内情,并且说明小飞并末欺负自己,因此不准师父伤害小飞。

  如此一来,反倒引起双亲及“净尘师太”的好奇,于是再度详细追问。

  江天凤既然已开了口,因此便缓缓将出门后的一切全然说出,终于使双亲及师父知晓了一切的经过。

  “净尘师太”乃是江湖阅历甚丰的武林高手,而江员外乃是在狡商场打滚了数十年的阁贾,对人及言行所为皆有深刻的了解,因此详细分析之后,已然判断小飞并非恶人。

  并且由江天凤一反往昔活泼好动的天,终神情莫落,神不守舍,推究原因之后,才恍悟她竟然对貌丑如鬼的小飞甚为怀念,但是内心中又有些茫然,且有些难以排解的矛盾,难道她…

  于是再度详问之后,终于确定江天凤的内心中,已然对貌丑如鬼的小飞有了情意,但是自己尚不知晓,因此才会有又思、又茫然、又矛盾的煎熬心境。

  经过双亲及师父的分析及研判后,江天凤才知晓自己竟是对小飞有了情意!所以才会有又思、又茫然、又矛盾的心境,可是自己怎么会…难道是双亲及师父误判了吗?江天凤又羞又怯中,心慌意的奔返绣房,但是回房之后再仔细回思,自己为何会对小飞甚为怀念?为何突然会在意他的容貌及善恶?原来自己的内心中已甚为在乎他,所以才会如此,因此终于确定双亲及师父的分析研判无误。

  有了明确的结果后,江天凤又羞又喜中,不时想起小飞的言行举止,并且不时的涌升出一种甜丝丝的感觉。

  但是经过此事之后“净尘师太”也体认到爱徒的武功尚不足以行道江湖,万一以后有甚么危险,坏了自己的名声事小,若遭恶人欺负失身事大,因此与江员外夫妇两人商议之后,再度将江天凤带回“栖霞寺”重新教导武技。

  江员外夫妇两人闻言大喜,认为爱女此时心境不稳,留在家中可能会有事,若随师重修武技,或许可消减她对那个丑少年的思念,因此立即应允。

  江天凤虽然心有不愿,但又不敢违逆师父,只得与从小一起长大且曾一起随师习艺的侍女小萍,又随著“净尘师太”前往“栖霞寺”重新习艺了。

  如今,一年时光已过,主婢两人的武技已增进甚多,再度谢师下山了。

  可是两人下山后才一,竟然在市井中听得一些令主婢两人惊异的传闻。

  据说在一年前,有三、四十名黑白两道高手,在“九华山”一带围攻一个黑道魔“八臂修罗”黄天豪,抢夺一片刻有远古心法的玉佩时,竟然有一个不知姓名来历,貌丑如鬼的少年,抢入人群中维护“八臂修罗”黄天豪,而那丑少年竟然是“八臂修罗”黄天豪的义子!尔后在一场拚斗追逐中,黑白两道高手竟然伤亡十余人,而“八臂修罗”黄天豪义父子两人则遁入山林不知去向?从此便未听过两人的踪迹了。

  江天凤获得如此消息之后,当然是又惊喜、又忧急,因此在客栈中与侍女小萍低语一夜,竟然修书一封告知双亲,已然别师下山,但是暂时不返回“金陵”要行道江湖一段时再返家。

  尔后主婢两人仅带著上山前的随身银两,以及两人身上的一些首饰,便天喜地的开始行往江南,寻找已然年余未见,但是内心中的思念有增无减的心上人。

  可是两人只知“九华山”在江南一带,却不知在何方?有多远?于是便至车行搭车前往。

  在前往“九华山”的途中,旅客夜宿在车马行提供的客栈时,主婢两人竟然又由一些店伙及车夫的笑谈中,听得一则令主婢两人更为惊喜的江湖传闻!据说一年前遭数十名黑白两道高手拚斗追逐,尔后与“八臂修罗”黄天豪同时遁入山林不知去向,那名貌丑如鬼的青年,竟然在半个月前曾在“贵池”出现,并且分别至数家书坊询问一些零散的古字。

  而且有一次曾取出一片玉佩,询问玉佩上的一些怪异花纹,是否是古字或是某个山势地形?尔后并无所得,因此已出城西行往“浔”而去。

  因此,近时常可在官道中见到一些独自一人或三三两两的武林人,不约而同的往“浔”之方赶路,不问可知与那个貌丑如鬼的青年有关。

  江天凤听得此则传闻后,终于知晓了小飞的行踪,因此心中欣喜无比,立即与车行重定行程续往“浔”并且补足了主婢两人不足的车资。

  “浔”又名“江州”(现称“九江”),北临大江,南倚庐山,西通郡湖,并且位居长江中游之处,因此自古便成为兵家必争之地,自三国六朝之始,便为兵家重镇,故而古代有言:“南面庐山,北负大江,据江湖之口,为襟喉之地。”

  “浔城”城北,在江畔有一块突伸入江的巨石矶,矶上有一座古晋之时所建的“庾公楼”

  身材高壮结实,穿著黑色锦缎对襟排扣紧身劲装衣,脚穿鹿皮短靴,际系著一条宽带,带左右两侧,各有一只鼓鼓的皮囊,显得英武不凡的小飞,正倚栏眺望着江水东,心中正不知在想些甚么?突然!小飞面上浮显出一股冷笑神色,并且缓缓转身望向楼外的岩地,只见楼外散立著一些穿著打扮不同,且年龄不一的男女老少。

  看似是由各方前来的游客,可是全都围立楼外不去,而且其中有不少身穿劲装,有些身佩兵器,还有些携著怪异布包,一望便知内里是兵器。

  小飞双目环望之后突然神色又变,逐渐浮显出一股残狠之,紧盯著其中两人,并且跨步出楼,行向一名神色凶狠的六旬老者。

  围立在楼外的七、八十名男女老少,眼见貌丑如鬼的青年步出楼外,俱是神情警戒的盯望着他,并且缓缓移步,形成包围之状。

  小飞无视众人围势,行至那名老者身前三丈之距才停步,虽然不知他的来历及名号,但是在年余前,数十个黑白两道高手围攻义父,尔后虽然有部分人退出围势,不再贪夺玉佩,可是依然有二十七人依然围立,因此脑海中已将那些面孔一一深记无误。

  尔后其中有十一人在拚斗及追逐中,被义父及自己逐一诛杀,仅余十六人,义父也曾对自己说过这些人的名号及来历,可是却无法将脑海中深记的某个面孔,与某一个名号连贯而已。

  因此小飞望了望老者,又望了望左方人群中,另一名身材瘦高如竹的森老者,便由怀内掏出一片玉佩晃了晃,朝向四周群雄朗声说道:“想必诸位皆是听信江湖传言,皆有意图谋在下身上的玉佩,但是在下奉告诸位,玉佩上确实是有古文及山水图形,但是并非是甚么武功心法,仅是古隋之期的亡陈皇室将遁隐之地雕在玉佩上,尔后不知何故,竟然落至江湖市井?成为古玩店中的一件饰物而已,然而在下如此说明,想必在场之人无人肯相信吧?”

  四周群雄闻言,顿时引起一些失望的低语声,但是大半之人皆无动于衷,似乎不相信小飞之言。

  因此小飞内心叹息一声,便将玉佩入怀内,才开口朝六旬老者以及另一名身材瘦高如竹的森老者冷声说道:“请教阁下,还有那位瘦高老丈高姓大名及名号?分别年余之后,两位依然风采如故,实令在下欣喜,两位与其他人一样,皆认为在下虚言塘是吗?既然如此…嗯…两位在一年前便曾围攻抢夺占先了,因此先给两位机会,只要两位一起上阵胜得了在下,玉佩便双手奉上。”

  左方人群中身材瘦高如竹的森老者闻言,立即跨步前行,与神色凶狠的六旬老者,一左一右面对小飞,形成三方对峙之状,才森森的说道:“喋…喋…喋…娃儿狂妄!一年前被你父子两人残狠的连连伤了十余人之后,依然被你们藉著山林逃窜无踪,想不到你现在竟敢大胆的现身!莫非这一年的时光中,你又习得甚么高明武技不成?”

  那名年约六旬,神色凶狠的老者,此时也已冷声说道:“小子放肆!‘枯竹鬼手’李老鬼,这狂妄小子逃遁深山之后,不知是吃了熊心或是豹胆?竟然胆大得敢同时向我俩挑战!依你看…”

  “‘飞羽绝掌’彭老儿,依老夫之见…”

  然而仇人就在眼前,小飞早已是怒火高炽,杀心大起,因此哪还有心等他们商议妥当?因此已冷声说道:“哼!两位不必多说废话了,你们在一年多前不顾江湖道义及武林规矩,以二十七人之众同时围攻在下义父子两人,现在尚有何顾忌?难道你两人是怕同时出手尚不敌在下,有损名声威望吗?”

  小飞当着四周数十名武林群雄之前,掀揭两人不顾江湖道义及武林规矩,与其他人以众凌寡围攻父子两人之事,并且讥讽两人胆小畏惧!

  因此顿使“枯竹鬼手”及“飞羽绝掌”两人狂怒无比,因此相继怒叱著。

  “小子,找死…”

  “大胆娃儿…”

  然而小飞已存心报仇雪恨,并且速战速决,最好能杀儆猴,吓阻四周众人的贪念,因此又立即说道:“在下义父被你等围攻之后已然身受重伤,拖延近年,终于不治而亡,因此不论你们是否有顾忌或是不愿,在下依然会向两位寻仇,而且将会毫无顾忌的以各种方式出手,所以…纳命来吧…”

  阴冷的话声一止,身形暴然扑向“飞羽绝掌”彭姓老者,左掌似掌似爪,劲疾罩向对方上盘。

  “飞羽绝掌”在一年多前便已见过他以迅疾凌厉且残狠的攻势,连连残杀了两个名声不弱于自己的高手,又与“铁掌托天”姚天长力拚数十招,不但毫无败象,甚而占了上风。

  尔后被群雄围攻之后,丑少年才与“八臂修罗”黄天豪逃隐遁,如今已时隔一年多,不知他又习得甚么凶残武功?因此心中甚为顾忌,不敢贸然接受对方的挑战。

  可是对方有意在群雄之前讥讽羞辱两人,并且狂妄的向两人挑战,若不接受挑战,势必使两人的名声毁于今了!因此眼见对方暴然扑至,顿时冷“哼”一声,也迅疾掠身前,右掌已然迅疾幻出一片掌影反击。;然而小飞仅是意在他出手,因此眼见对方掌影反击而至,暴掠的身形迅疾斜移,竟然又扑向左方那名“枯竹鬼手”

  “喋…喋…喋…娃儿好胆识!接老夫一爪…”

  “枯竹鬼手”发出森森的尖笑声,瘦长的右臂一扬,也已幻出两只如同鬼爪的爪势向小飞,而“飞羽绝掌”也在此时由右侧追击而至,立使小飞陷入左右夹攻之势中。

  围立四周的黑白两道群雄,自始便听清三人的对话,已知“枯竹鬼手”及“飞羽绝掌”两人,皆是去年围攻“八臂修罗”黄天豪义父子的其中两人,所以不问可知,这个貌丑如鬼的青年首先挑战两人,乃是意在报仇。

  既然有人打头阵,一来可看看这个貌丑如鬼的青年究竟有何等本事?竟然狂妄得敢同时挑战两个成名数十年的高手?再者,不论他的武功有多高明,若同时与“枯竹鬼手”及“飞羽绝掌”两人手,尔后不论双方的胜负如何?必然会损耗部分功力,如此岂不是有利群雄?因此,三人一开始手,群雄立即朝后方退离,使正中空出一片足有十丈方圆的一个斗场,如此便可有利三人尽情施展,也不会波及围观之人。

  此时!小飞虽然遭到左右夹攻,却是正中下怀,身形疾如迅电的仰身倒窜暴退,并且顺势由革囊内取出三支“鬼影梭”

  正当“枯竹鬼手”及“飞羽绝掌”两人,如影附形的同时由两侧追击之时,倏听小飞大喝一声:“接暗器!”

  喝声中,已然抖手出“鬼影梭”!霎时便见三道闪烁出森乌芒的“鬼影梭”发出劲疾破空的厉啸声,疾如迅电的分别向“枯竹鬼手”及“飞羽绝掌”两人。

  “枯竹鬼手”及“飞羽绝掌”两人皆是迅疾追击的掠势,因此皆与小飞相距不到三丈之距,当耳闻喝声之后,俱是心中一惊!当听到令人心骇的厉啸声乍响,并且眼见乌芒疾而至。已然疾如迅电的临近身前不到一丈之距了。

  虽然两人皆已望见暗器疾而至,但是掠势甚疾且相距甚近,已然来不及闪避了,因比皆是狂急拍出掌劲,击落已临近身前的不知名暗器。

  可是万万未料到,三道劲疾尖啸的乌光,竟然仅是略微迟缓,依然疾如迅电的透入两人掌劲,分别向两人。

  “啊…”“呃…嗯…”倏然一声痛叫,以及一声闷哼声同时响起,只见“飞羽绝掌”的身躯依然前掠未止,但是掌势已止,双手抚向颈部。

  而“枯竹鬼手”则是身形暴然斜掠,左手紧握右腕之处,迅速拔出一片乌黑暗器抛弃,但是已有一道血水随著斜掠的身形飞洒而下。

  一个冲势未止,一个暴然斜掠时,突见仰身倒窜的小飞,脚尖暴点地面,竟然疾如迅电的又疾追向“枯竹鬼手”

  此时!”飞羽绝掌”冲势未止的身躯已然坠地,并且翻滚数匝才止,口中血泡连冒,手脚挣动,身躯搐中,只见他颈喉及左处皆出一截乌黑尖物。

  突听一声惶恐的惊叫声响起!”啊…娃儿…”

  “枯竹鬼手”骇然斜掠中,双目并未离开小飞的身影,眼见黑影疾追而至时,倏然惊惶大叫一声!因为右腕脉已遭重创无力反击,只能暴然振抖左手,迅疾幻出四只爪影罩向疾追而至的身影。

  但是小飞疾追的身形不闪不避,左手已拍出一片掌幕向爪势,右手握拳隐伏际,霎时便听一阵掌爪相触的拍响声传出。

  就在此时,突然有一道劲疾拳势穿透两人的爪势及掌影,劲猛的击向“枯竹鬼手”面门。

  “枯竹鬼手”惊见之下,左手已然不及收招-挡,立即仰身后退,且顾不得右手的伤势,已然挥抓向对方腕脉。

  然而小飞心存杀机,又岂容他身?因此右手化拳为爪,拙向对方爪势,而此时对方右爪再度当抓至。

  小飞见状心中一狠,骤然将“五行神功”提至十成护身,右爪与对方爪势相扣紧抓之时,毫不顾虑当爪势,左手拳势再度劲疾击向对方面门!此时两人各有一爪势紧紧相扣住,除非两人同时收爪,否则谁也别想轻易分开,于是两人同时一爪抓向对方口,一拳则击向对方面门,已然无法避免相互重击了!”滋…嘶…”

  “碰…”

  “啊…”倏然!布帛的撕裂声以及一声沉重的重击声同时响起,接而一声惨叫声也乍响而起…

  霎时便见“枯竹鬼手”的身躯倒飞而出,身躯落地时,已然仰天倒坠,动也不动一下,而枯瘦森血水溢的面部,竟然已凹陷得分不出五官之状,似乎已然立即毙命了。

  而小飞左口的劲衣已然被抓裂一大片,出已然血水渗甚多却看不出伤势如何的肌肤。

  但是小飞并未伸手止伤,只是浮现出冷酷残狠的神色,默默望着“枯竹鬼手”及“飞羽绝掌”的尸身冷笑不止。

  自小飞暴然攻击,至“飞羽绝掌”骤然身中暗器倒地,以及“枯竹鬼手”血满面的倒地之时,连一刻时光皆不到,但是两个名声响亮的一高手,竟然出手尚不到五招,便已先后命丧当场了!静——静——

  静得连四周群雄中惊骇的鼻息声皆清晰可闻!小飞望了望地面上的两人,伸手抚向左口被爪势抓破的裂,只见手掌已然沾满血迹,虽然有伤且疼痛,但是心知只是皮伤而已。

  抬头环望四周人群,只见此时的人数已然多达上百人,但是一张张有如见鬼的惊恐神色,皆骇然的盯望着自己,心知已达到了杀儆猴的吓阻目的,便缓缓行至两人尸身处,一一拔出“鬼影梭”在两人衣衫上拭擦血迹,并且检查无损之后才收入革囊内。

  倏然一声女子的惊骇尖叫声响起:“他…他们都死了?好狠…好残酷…”

  女子的惊骇尖叫声响起之后,接而便听惊骇惶恐的低语声四处响起,并且有一些似乎是功力低微,自知不如“飞羽绝掌”及“枯竹鬼手”的人,已然神色骇然的缓缓退至人群后方。

  其中尚有些人已不吭不响的迅疾离去,再也不敢为了贪图一片不知是否真有玄奥心法的玉佩,便与这个貌如厉鬼且凶狠残厉的人争斗,将性命轻易丧失在此了!有人心中惊恐骇然,默不吭声的离去:有人远退数丈表示无意再贪图争夺,但是也有些人心中虽震惊小飞的武功,却自认武功高人一等且贪念不减,也不相信小飞的解释,因此依然围立不去。

  小飞心知人的贪婪,以及武林人为了增功圣品或失传的武技、心法,皆会争得尸横遍野,血成河不止不休,因此冷漠的环望身周,估计尚有七十人左右,可惜已无仇人的面孔在内,于是森森的说道:“哼…哼…哼…为了一则未能证实的江湖谣传,便有如此多人贪婪的齐涌而至,看来不拚个尸横遍地,血染黄土绝难休止了。”

  但是此时突然有人沉声喝道:“这位少侠莫要一竿子打翻一条船,定人污名,老夫乃是‘铁臂苍龙’黄天兴,因为身为地主,知晓各方群雄为了争夺少侠身上之物而群集‘浔’唯恐使本地兴起干戈浩劫,惊吓百姓,因此才与本地数位同道好友,四请亲朋好友在四周阻止游客接近本楼,并且前来观望,只希望能减少争夺干戈,并无意争夺甚么玉佩,若如少侠所言,玉佩上仅是古隋之期的亡陈皇室将遁隐之地雕在玉佩上,那么少侠可否将玉佩…老夫愿以千两纹银购下,一则可使少侠免于身怀其祸,二则可经此消解谣传…”

  但是“铁臂苍龙”黄天兴的话声未完,突然有人大喝道:“黄老儿你想假藉仁义之名轻易获得玉佩吗?若是如此,老夫愿以两干两银票由这位小哥儿手中购下玉佩。”

  “嘿…嘿…嘿…两干两?老夫愿出五千两!”

  “哈…哈…哈…你们都别争了,本人愿出-万两…”

  “老夫身上虽无钜银,但是愿以一粒‘隋珠’换少侠的玉佩…”

  小飞耳闻阵阵喝声相继响起,皆愿以钜银购下玉佩,虽然玉佩上的隐秘自己已然知晓且深记在心,并且已磨消一些重要之处,已然成为一片毫无隐秘可言的普通玉佩了。

  但是五佩乃是自己用以出仇人之物,方才环望四周之后,除了已诛除的两人外,街有十四个仇人未曾至,逐一诛除,又怎可能轻易出?因此立即沉声说道:“哼…哼…哼…虽然诸位皆愿以钜银换购在下身上的玉佩,可是在下义父乃是因为玉佩而命丧,因此岂可能轻易将玉佩出?再者,在下再度踏入江湖武林,已然有意闯出名声,在下若答应出玉佩,虽然消解了即将兴起的拚斗,可是传入江湖武林后,必然会使江湖武林猜测在下是因为屈于强势,才心虚畏惧的出玉佩,尔后在下又如何能在武林中崭威势,闯出名声?因此在下宁肯以性命一搏,也不愿以价出玉佩。”

  话声一顿,深深的望了望那个国字脸,蓄有三缯长须,应历本地白道侠义的“铁臂苍龙”黄天兴一眼,续又沉声说道:“黄大侠虽然心存仁义,不愿武林纷争惊扰本地百姓才前来观望,在下心知现场群雄中也有甚多人仅是前来观望,却无夺取玉佩之心,然而大多数的人皆是有心谋夺,也有人或许别有企图,因此绝不可能为了黄大侠的仁义之言,便放过在下,因此…”

  话声及此,突然环望四周数十人一眼,才续说道:“在下身处重围之中,为了自身的安危,只要争端一起,必会尽全力自卫、反击或身,到时必然无暇分辨某人的来意,在场之人方才已见过在下施展暗器的威力,因此在下奉劝无意谋夺玉佩的人尽早离开,否则万一在下暗器出手之后…”

  阅历甚丰的人皆知晓情急自卫,已无暇注意身周之人何者为敌友,更何况是孤身身陷重围的人,已无须分辨敌友了。

  因此小飞的话语含意使人一听便知,只要在场不离的人,皆会成为暗器施展的对象,况且皆已亲眼见到两名一高手在面对面的追逐中,竟然在不到片刻的时光中,相继命丧不知名暗器之下,可见他并非危言耸听。

  因此,果然有二十余名已无意争夺玉佩的人,立即迅速退出十余丈之外,与先前便已退离的人,在远处围观情势的发展。

  但是尚有四十九人依然围立在小飞身周七、八丈之地,如此一来,已然壁垒分明了。

  小飞眼见之下,心中略宽,但是依然甚为紧张,默默的环望身周之人时,心中已兴起了快刀斩麻,迅速除掉几个便能减少一些危险的心意,因此神色已逐渐转为森冷酷,并且森森的说道:“看来诸位皆是有心夺取玉佩的人了?既然如此,在下为了自身安危,便无须顾虑甚么了…”

  话声刚落,身形已然迅疾前掠,而双手也已伸入际两只革囊内,与前方之人尚距五丈左右时,双手振抖中,霎时十余道闪烁出森乌芒的“鬼影梭”发出劲疾破空的厉啸声,疾如迅电的向前方群雄。

  围立四周的黑白两道群雄,虽然皆已亲眼目睹对方在片刻问,便相继诛杀了两名高手,因此已知对方虽然年轻,尚不知功力及武技高达何等境界,但是暗器身手甚高,可能已不低于其义父“八臂修罗”黄天豪了。

  可是却认为在场之人多达五十人,纵然对方的暗器身手再高,大概也只敢逐一挑战,绝不敢轻易得罪所有的高手吧?因此有甚多人并未提功戒备。

  因此面对小飞的十余人,眼见对方身形骤然暴掠,尚未及反应时,已见一片闪烁出森乌芒的暗器,带著劲疾厉啸声向十余人。

  霎时,便听惊急怒喝声乍响,俱是惊急的闪避或是出掌拍击暗器。

  两侧及后方的人惊见之下虽也面浮惊容,尚幸暗器不是向己方,因此皆心中暗喜的看热闹,但是…

  倏然!原本向正对面的一片乌黑暗器,不知是被一些拳掌劲气震偏?还是手法高明?竟然突然分成两片森乌芒,劲疾凌厉的向两侧群雄!正中的十余人相继击出拳掌劲气之后,却见暗器突然分飞两侧,顿使拳掌劲气落空,心中刚松了一口气,但是倏又听一阵更为凄厉,恍如干百个厉鬼的凄厉尖啸声乍响,又是一片…

  不是一片!小飞身形尚在疾掠中,竟然双手连抖的连连出两粒乌黑暗器,在空际折转飞旋难辨方向的接近十余人,却不知向何人?此时两侧之人惊见暗器斜飞而至,眨眼间已接近至三丈之距,因此与正中十余人一样俱是惊急闪避或是出掌,将暗器拍击坠地。

  “啊…”一声惨叫骤然响起,众人心惊中尚未及看到何人遭创之时,又是数声痛呼闷哼声连连响起…

  “哇…呃…”“哎哟!我…我…”

  “嗯…哇…痛…”

  小飞眨眼问,先后以两种手法连连出二十余道“鬼影梭”但是不管是否得功,脚尖疾点地面,身形突然贴地斜掠至右方,双手振抖中,又连连出一片闪烁乌芒劲疾厉啸的“鬼影梭”

  “啊…”“吴兄,救…救我…”

  正当三方先后皆遭暗器袭击,并且惨叫声连响之时,站立小飞后方的群雄,在惊震中俱都心生警惕的提功戒备。

  眼见人影斜掠中又抖手出一片暗器,因此已有人惊急闪退,以免对方转而攻向自己,但是也有人在怒喝声中立即出掌遥击小飞。

  此时正中及左右两方的三十余人中,已有十一人先后遭暗器中,其中有五人已遭片状“鬼影梭”中要害,两人被丸状的“鬼影梭”人体内,因此被体内骤然弹涨、割裂而涌升的剧痛,痛得惨叫倒地,挣扎哀号不止。

  但是另有六人仅是皮之伤,并无大碍,因此已狂怒无比的立即与其他人迅疾追击小飞。

  如此一来,已然引动四周末遭暗器伤及的人,同时出手围攻,形成三十余人同时围攻小飞的危急之况。

  在远处遥观的群雄,虽然已望清小飞大胆无比骤然出击之举,但是孤身一人,身陷重围之中,如此手段尚可谅解,反而对数十人同时出手围攻之举甚不谅解,因此已有人不屑的怒喝叫骂著。

  然而群雄却不知这是小飞的计谋!小飞自知觊觎玉佩的人绝不可能放过自己,凭自己一人也毫无能力逐一挑战四周之人,自己的暗器无法同时伤及散立四周,心中有备的高手,当然也难冲出重围身,唯有引起一场混战…

  因此小飞不动声的提聚了十成功力,并且在话声一落便骤然出击,但没想到有甚多人未曾严防戒备,因此出手有功的连连重创十余人,而且果然引发众人的愤怒,同时围攻而至,因此正中下怀,只有在混乱中最有利自己的暗器伤敌。

  眼见四周众人已怒喝连连的同时围攻而至,因此身躯立即贴仰地面,已然提聚十成功力的双手连连振抖,霎时便见一道道闪烁出森乌芒的“鬼影梭”在空际发出有如千万厉鬼泣鸣的厉啸声,朝四方劲疾旋飞出。

  群雄已然两度见过此种怪异暗器的威力,俱是闻声知物,但是在混乱中,在前面的人被后面及左右两方的人阻挡闪躲不易,因此只得慌急出掌拍击飞而至的暗器,已然无暇追击小飞了。

  而后方的人,视线则是遭前方身影所阻,只能听见四面八方响起的暗器厉啸声,却看不见暗器在何处?而仰倒地面的小飞,则是趁众人拍击暗器无暇攻击自己时,双手连连振抖的出暗器。

  但是也有心凶残的人,刚避开暗器,立即以攻为守,狂猛迅疾的攻向小飞,因此…

  “别挤了…啊…”“小子,接老夫一拐…”“暗器厉害…莫兄快退…”

  “呃…”“老夫毙了你…”“大家快退…快…哇…”

  “哎哟!痛…”

  “啊…我的眼…嗯…”“小子住手!老夫…呃…”一声声的怒喝叫骂声,一阵阵惊惶失的大叫声,以及一声声的惨叫哀号声,混乱杂连连不断的响起,再加上有如千万厉鬼泣啸的“鬼影梭”厉啸声,以及一各个身影倒地哀号挣命之状,使得斗场内恍如森罗殿内的十八层地狱一般…

  在外围遥观的群雄,原本只有五十人左右,但是加上尔后由各方逐一赶至的人也在旁围观,因此已然多达至两百人左右了。

  围观之人眼见斗场中的景况,俱是内心震惊骇然得难以置信,斗场中的数十人,皆是黑白两道中享有名声的高手,他们怎么能不顾名声,同时出手围攻一个年轻人?而那个青年又是何等的心?仗恃的是甚么?竟敢凭一己之力便大胆的与众多高手相抗?难道便是靠这种凌厉无比,令人心惊的暗器吗?而此时!斗场中已有一些安然无恙,或是仅受轻伤的人,已神色惊震的迅速退出,另外也有一些身受重创但是尚能移动身躯的人,也已惶恐的远退一旁自行疗伤,因此在场中留下了二十余个伤者及尸身。

  另一方!小飞则是与一人近身拚斗著,一名长脸老者右掌拍中小飞左肩之时,突然身躯一震,掌势松软无力下滑,而小飞则是丑面搐的踉跄退开。

  只见小飞右手执著一柄染有血迹的短匕首,鼻息口起伏迅速的顿止退势,双眼盯望着对方双手抚,缓缓倒地,才将匕首入靴统内,并且森冷酷的环望四周之后,才逐一拾取地面上以及由伤者及尸身上拔出“鬼影梭”

  安然退身以及尚在疗伤的三十余人,虽然内心中俱是又惊又怒,但是眼见地面上数名尚在哀号挣命的人,以及已然命丧的十余具尸身,俱是心虚得默默望着小飞的动作,除非是有志一同的再度群起围攻,否则谁敢大胆的凭一己之力,再度攻击小飞?其实小飞在混乱中抖暗器时,已然连遭三名悍不畏死的凶魔,冒著暗器临身的危险狂猛凌厉攻击,虽然其中两人皆已命丧“鬼影梭”之下,但是两人的铁拐及拳劲皆已击中小飞身躯,使得小飞已然身受不轻的内伤,尔后又被第三人得停止施展暗器,与其近身搏斗。

  当时若有人望清景况,趁机同时围攻,那么小飞的处境便危矣,尚幸众人皆是心处惊惶之中,只想由别人出手攻击时,迅速退出斗场保身,因此才使小飞仗恃著“五行神功”护身与对手近身搏斗,并且以锋利无比的匕首迅疾刺杀了对手。

  小飞连遭沉猛铁拐及强劲拳劲击中右及左胁,心知已然身受内伤,但是四周尚有不少人虎视眈眈,因此只能运功强撑,不敢显伤势,以免遭对方看出伤势趁机再度围攻。

  忍住右的疼痛,以及连连咽内伤涌出的血水,若无其事的在场中逐一拾回了六十余片“鬼影梭”后,双手各执著数片“鬼影梭”缓缓行向江畔楼前。

  站立在楼前的四名老者,眼见之下俱是心中一紧,立即提聚功力戒备,并且缓缓朝两侧退开,保持著安全距离,小飞心中紧张的盯望着四人,待他们皆已让开,且已行至楼前,才心中大宽的沉声说道:“场中有七人仅是重创,但是尚有活命之机,你们可以先救治他…咳…咳…”“咦?啊…他受伤了…”

  “啊?他口角血了!哈…哈…哈…小子,看你还能…”

  “快…快围住他!”

  “太好了!他已身受内伤,支撑不了多久了…”

  就在群雄惊喜的大叫声中,小飞已然掠身入楼,并且大笑说道:“哈…哈…咳…咳…你们除了贪婪之外,尚是无之辈,方才围攻在下时竟然畏死退身,现在又想趁在下身受内伤时再度围攻?哈…哈…哈…你们当在下会傻得再与你们一战吗?”

  就在此时,突然由远方传至一声惊急大叫声:“不可以!你们皆是成名数十年且有名声的高手,岂可趁人之危,再度围攻一个受伤的人?”

  众人闻声转首望去,只见一个身穿学子长衫,颇为俊逸,年约十六、七岁的圆脸青年,神色惊急的疾掠而至,并且不顾自身安危,迅疾穿过群雄,掠入楼内,并且站在小飞身前阻挡群雄围攻小飞。

  “呔!哪里来的小子?你不想活了?”

  “小子,你胆敢拦阻老夫?快滚开!”

  “哼!臭未干的小子,你凭甚么敢出面拦事?小心老夫劈了你!”

  小飞想不到此时竟然会有人出面打抱不平,为自己解围,虽然内心中甚为感激来人,但是并不认识来人,也不愿来人为了自己与数十名高手为敌,万一有甚么危险,岂不是将使自己愧疚一生?可是尚未及开口,又听那青年略带惶恐颤抖的声音急声说道:“各位前辈!你等皆是黑白两道名震一方的高手,岂可不顾名声及武林规矩,围攻一位初出道的年轻晚辈?难道不怕传入武林,有损声威吗?”

  俊逸青年的话语,当然也使一些高手心生愧意,但是依然有人怒声辩说道:“娃儿,你懂甚么?今之事并非是江湖规矩或武林道义可解决的,况且老夫等人只是要出玉佩而已,而那个丑小子却先出手偷袭,才引生一场混战,已然有二十余人皆命丧于他凶厉的暗器之下,这又岂能怪老夫等人?”

  此时小飞望着俊逸青年,仅及自己下额高的瘦小背影,只觉他的声音似乎有些耳?因此突然灵光一现的口叫道:“咦?你…你是…金姑娘?”

  然而身前瘦小的身躯突然一震!接而转过身躯,仰起一张有些苍白的俊面,并且双目泛红,泪光闪动的怒声叱道:“甚么金姑娘?你…你…难道你又勾引了甚么女人?”

  小飞闻言一怔!再仔细一看,发觉他并非是曾经女扮男装,扮成小化子尾随自己入关的金秋雪?可是…看来也甚为眼?”啊?你不是金姑娘…那么是…不…不对,秀云及江姑娘都是瓜子脸…那么你是…啊?你是大妞!”

  小飞神色怔愕且疑惑猜测的喃喃低语声,句句皆听在圆脸青年的耳内,因此使得圆脸青年的面色更加苍白,且咬牙怒瞪小飞片刻,终于泪水滴,双手狂拍打小飞,并且尖叫著:“鬼…鬼…你这个害人讨厌鬼!才一年半你就忘了我,而且又勾搭了多少女人!我打死你…你去死吧!要他们将你杀了算了…”

  “嘻…嘻…大妞,你且听我说…”

  “哈…哈…哈…你们看,原来这个俊小子竟是个丫头?刚到时尚不顾自己生死的要维护那个丑小子,但是现在竟然由醋缸中跳出来,又打又骂的,而且还要我们杀了丑小子?哈…哈…哈…”“嘿…嘿…这可真有意思了,且先看看热闹再说!”

  “呵…呵…呵…老夫活了五十多年,还是头一遭见过这景状,有意思的…”

  “哈…哈…哈…你们看,丑小子挨打却不敢还手,看来用不了我们动手,仅是这个假小子便能打死丑小子,我们等著捡便宜便成了!”

  “哼…大家还不快趁机围住他们?”

  “对…快…”

  然而哄笑之言传入小飞及大妞耳中,却见大妞又转身尖叫道:“呸…呸!你们胡说甚么?你们不准欺负他…”

  就在此时,有两名七旬左右的老夫妇以及一对四旬余的夫妇,焦急的穿过人群且观望之后,已听那名四句妇人急声叫道:“大妞…大妞!你不可以任,快回来…”

  而四旬妇人身旁,那名神色不悦的四旬余文士,正是昔年名声鼎盛的白道高手“逍遥书生”吴启明。

  “咦?是‘逍遥书生’吴启明?嗨…吴老弟,十年余未见…你…贤伉俪和好如初了?老夫为你们庆贺了。”

  “啊?原来是‘逍遥书生’吴兄?贤伉俪怎么也来了?啊…是…是‘云梦双星’两位前辈…”

  在外围遥观的群雄中已有人认出“逍遥书生”吴启明夫妇,并且立即笑颜招呼著。

  随后也发现两名六旬之上的老夫妇,竟然是“逍遥书生”吴启明的泰山大人夫妇,也就是昔年在水道中亨有盛名,名震武林的“云梦双星”洪腾龙夫妇。

  正当外围的白道,以及水道群雄相继向“云梦双星”洪腾龙夫妇,以及“逍遥书生”吴启明夫妇时,由东面的树林内也突然掠至一个双髻姑娘的身影,刚站定身躯,便惊异脆叫著:“啊?小姐,你快来看!有好多人围在这里…”

  接而又由树林内掠出一位面罩纱巾的姑娘,眼见树林外围立著不少人,因此立即唤道:“小萍,你等一下,先别过去。”

  “哎哟…小姐!难道这些人都是要抢许公子身上玉佩的人呀?”

  “嘘…你别嚷嚷…先看清楚情况再说!”

  由树林内先后掠出的两名年轻女子,正是江天凤主婢两人。

  此时,在楼内的大妞耳闻亲娘的呼唤声,并且也见到爹娘及外公、外婆皆已赶至,顿时欣喜的朝小飞笑说道:“飞!我外公、外婆及爹娘都来了…”

  话声一顿,接而又大叫著:“外公、外婆…妞妞在这儿!你们快来嘛,他们要欺负他呢?”

  然而小飞面对著数十名黑白两道高手毫无惧,且敢率先动手挑起拚战一决生死,但是耳闻来人是大妞的爹娘及外公、外婆,顿时心虚得头皮发麻,尤其是对“逍遥书生”吴启明有些畏惧,万一他们知晓自己了大妞,那么…

  再者,方才也已听见树林前的女子声音,似乎就是江天凤主婢两人,万一江姑娘与自己打招乎,且与大妞相见之后,大妞她会…

  因此,小飞此时又怎敢面对他们?心中愈想愈慌急,已然心生身之意了。

  当“云梦双星”洪腾龙夫妇以及“逍遥书生”吴启明夫妇,在十余名昔年好友的陪同下,同时往楼前行去,使得围立楼前的二十余人,皆已心生警戒,且有志一同的聚集一起,似乎有对垒之意。

  就在此时,倏听楼内传出大妞的急叫声:“啊?飞…你要去哪里?别走…你等我…”

  众人闻声急望,只见一道黑影正纵出栏外,接而便听落水声哗响,待十余人惊急掠入楼内外望,除了滔滔江水迅速东,以及江心的一些大小船舶之外,已不见小飞的踪影了!  WWw.YYnNXS.cOM 
上一章   飞云幻雪江湖路   下一章 ( → )
飞云幻雪江湖路免费章节由读者提供,《飞云幻雪江湖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文学作品,印尼小说网免费提供飞云幻雪江湖路最新未删节免费章节在线阅读下载。